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注册制下投行合规风控升级 ――专访长江证券承销保荐首席风险官、合规总监杨和雄

注册制下投行合规风控升级 ――专访长江证券承销保荐首席风险官、合规总监杨和雄

“无论是法规制度制定还是监管处罚案例,力度有增无减,2020年明显感受到责任压力增大。如果说业务部门是冲刺的运动员选手,合规部门负责给选手系好鞋带,保证不摔倒。” ...

  “无论是法规制度制定还是监管处罚案例,力度有增无减,2020年明显感受到责任压力增大。如果说业务部门是冲刺的运动员选手,合规部门负责给选手系好鞋带,保证不摔倒。”

  回顾2020年,注册制改革进一步深化,券商投行在争抢市场蛋糕时合规稳健愈发重要,否则将受到严惩而掉队淘汰,未来在加速竞争中“快且稳”才能胜出。

  近日,长江证券承销保荐有限公司首席风险官、合规总监杨和雄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注册制拓宽投行展业空间,进一步加剧行业竞争,实质合规逐渐成为共识,并且构成注册制环境下投行核心竞争力之一。

  资本市场法治化新高

  2020年,中国资本市场发展迎来30周年。当前A股总市值近80万亿元,位居全球第二。作为行业见证人,杨和雄感慨中国资本市场建设成就斐然,突出表现在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

  就法治市场而言,变化尤为明显。长期以来,中国资本市场坚持立法、执法和司法一体建设思路,通过证券法制订和历次修订,牵引资本市场整体基础制度建设,形成规则导向的价值理念。通过构建行政执法、民事追偿和刑事惩戒的立体、有机体系,逐步依法提高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成本,培育形成敬畏法治的市场生态。

  “在市场化发展思路主导下,监管层也在优化行政监管体系,强化监管资源配备,目前监管工作重心由行政审批向监督执法方向发展。”杨和雄明显感受到,在涉及行政许可的股票发行方面,也在强化中介机构的责任,完善市场化纠错机制。“监督更多是从维护市场三公秩序出发,事前明确准入,事中加强督导,事后严惩违法违规。而管理则偏向行政色彩,容易形成市场与政府之间反复博弈的局面。”

  “监管思路越来越清晰,更加坚定市场化的价值取向,相应的政策制度安排也在紧密推进,市场机构对此是真诚拥护的。”杨和雄告诉记者。

  投行风控压力有增无减

  “零容忍”成为2020年资本市场的关键词之一,表明了监管部门对违法违规行为的严惩态度。随着注册制进一步深化改革,压实和强化投行等中介机构责任成为新证券法的显著特点。

  “2020年明显感受到责任压力增大,无论是法规制度制定还是监管处罚案例,力度有增无减。”杨和雄向记者直言,注册制改革以信息披露为核心,其实质是让市场各主体归位尽责,真正让“卖者有责、买者自负”,对投行信披、内控、信息技术水平等各项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作为保荐、承销机构,投行在信息披露方面压力增大,需强化信息披露文件核查,勤勉笃行,严防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问题。”杨和雄表示。

  “投行内控部门风险把控能力面临更高要求。”杨和雄指出,一方面是内控部门把控好项目具体风险,三道防线需各司其职,共同加强项目风险识别判断,严谨扎实提高执业质量;另一方面是加强内控部门自身专业等能力建设,坚持独立履职。

  “要求投行提升信息化水平。”杨和雄表示,投行数字智能化转型是大势所趋,中证协及监管部门推出工作底稿电子化要求,自2021年1月1日起全面实施。旨在构建覆盖投行项目承揽、承做、审核、发行和持续督导的全过程信息化管理系统,建立可视化、可穿透的项目全景档案。

  合规部门角色发生变化

  “目前在项目内核阶段,投行内控指引明确要求合规部门必须委派专员参加内核会议,这对合规人员提出更高要求。”杨和雄切身体会到,合规部门介入业务的程度将更加深入和具体,需要全面提升综合素质。

  杨和雄表示,注册制改革是令人振奋的,市场生态面临重构,不仅因为发行审核、监管政策以及直接融资比重出现变化,更重要的是驱动资本市场发展的内生机制发生重大变化。

  市场化机制下,投行合规部门角色也发生变化,从“要我合规”转变为“我要合规”。“如果说业务部门是冲刺的运动员选手,合规部门则负责给选手系好鞋带,保证不摔倒。”杨和雄认为,此前券商设立合规部门更多是为了满足监管外部要求,对合规风控的认识也不高,存在“形式上合规”现象;注册制之下,提高合规风控能力成为自发需要,其作用和地位也备受重视,达成“实质性合规”共识。一旦合规风控出问题,小则导致发行失败,大则影响市场信心,给投行业务造成毁灭性打击。

  合规风控仍面临挑战

  注册制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在内外竞争态势加剧的背景下,投行合规风控能力建设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在注册制下,杨和雄坦言,合规风控难度在于市场化程度日益提高。“如果监管部门给出非常详细的规定,按照明确的监管指引,这种情形下合规风控相对容易履职。注册制背景下,投行需要积极发挥自主性,积累识别合规风险、市场风险的各种能力,积极主动防控。同时,投行具有很强的非标属性,尤其是在股票的发行承销环节,市场化程度非常高,合规风控部门需要自主摸索并构建有效体系,管控难度很大”。

  “要求合规风控部门介入业务的程度更加深入、具体,难免在与业务部门沟通交流时发生摩擦冲突。因此,合规风控要有很强的专业能力,往往要看得更深、更远,发现问题后还能有手段予以解决。”杨和雄表示,这对合规风控人员的专业性提出了更高要求。

  当前,外资券商纷纷进入中国市场。相较而言,中资投行对合规风控投入尚有不足,多数依监管要求构建了合规风控体系,但合规风控手段相对传统,合规风控能力滞后于业务发展,金融科技应用明显不足,亟需向国际同行学习,同时还需要因地制宜,做好转化吸收。

  而中小型券商面临的合规压力更大,风险容忍度相对较低,因此更需要适度超前投入合规风控资源。一方面是由于项目固有风险相对较高;另一方面是因为在分类评价体系下加分较难,必须实施更严谨的执业质量标准,落实更严格的合规管控措施,这样才有机会跻身A类券商。

  保证赛跑时不摔倒

  当前投行市场集中度提高,行业竞争态势逐渐白热化,部分中小型投行积极谋划弯道超车,“快而稳”才能有胜算的机会,而合规风控成为重要安全保障

  因合规问题,比如保荐职责不到位、信息披露违规等行为,投行将受到自律监管措施、纪律处分、行政监管措施或行政处罚,这意味着遭受多重打击,包括导致行业分类评级下降,需缴纳更多的投资者保护基金,严重影响投行市场声誉和行业形象,进而冲击投行业务收入和业务量等。如被限制业务活动、暂停部分业务资格,将会进一步影响投行业务承揽能力,造成业务、人员流失,业绩下滑。

  “注册制环境下投行竞争日趋白热化,一旦涉及重大违法违规被监管部门采取资格罚,投行可能遭受灭顶之灾。”杨和雄告诉记者,在争抢市场时,必须防止快速奔跑中突然摔倒的风险。

  2020年,长江保荐共过会IPO项目19个(含精选层),其中联席主承销2个。据杨和雄介绍,注册制试点以来,长江保荐一直在思考行业发展变化,并结合自身情况,未雨绸缪打造坚强的合规风控体系,努力保障项目顺利发行。具体表现为:一是设立业务和合规风控并重的战略目标,二是前置和全流程管控项目风险,三是强化公司整体经营合规性,四是严格内部责任追究机制。

数科云 - www.it6l.com

责任编辑:dcb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