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资讯 > 正文

聚合支付第一股要来了?上海收钱吧欲冲刺创业板 中金“保荐”护航

聚合支付第一股要来了?上海收钱吧欲冲刺创业板 中金“保荐”护航

【聚合支付第一股要来了?上海收钱吧欲冲刺创业板 中金“保荐”护航】“收钱吧到账……五点五元。”不少人在买早餐后进行扫码支付时听到过商家小喇叭冒出这样的收钱语音播报,而这...

原标题:聚合支付第一股要来了?上海收钱吧欲冲刺创业板,中金“保荐”护航,这一难题待解

摘要 【聚合支付第一股要来了?上海收钱吧欲冲刺创业板 中金“保荐”护航】“收钱吧到账……五点五元。”不少人在买早餐后进行扫码支付时听到过商家小喇叭冒出这样的收钱语音播报,而这个语音中的“收钱吧”即将作为聚合支付第一股冲刺IPO。(券商中国)

  “收钱吧到账……五点五元。”不少人在买早餐后进行扫码支付时听到过商家小喇叭冒出这样的收钱语音播报,而这个语音中的“收钱吧”即将作为聚合支付第一股冲刺IPO。

  2020年12月30日,据上海监管局官网,中金公司发布关于上海收钱吧互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收钱吧”)辅导备案情况报告公示。公告显示,中金公司于2020年12月与收钱吧签订了上市辅导有关协议,并于当月开始进行项目辅导。

  作为聚合支付头部公司的收钱吧,此番上市辅导也意味着第四方支付规模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尽管,聚合支付的风险问题被市场有所诟病,但有业内人士向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表示,有业务前景的同时,聚合支付领域也会迎来更多的竞争,“对小微商户来说这个最方便,不过也有很多银行开始做这件事了,这些所谓的聚合支付平台的市场可能会小一些。”

  拟赴创业板IPO

  公告显示,中金公司与收钱吧于2020年12月签订了《上海收钱吧互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辅导对象)与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辅导机构)关于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股票与上市之辅导协议》。该次项目辅导于2020年12月开始。

  从公告披露的辅导内容来看,中金公司针对收钱吧的上市辅导主要有十一个方面,包括对董监高以及持股5%已上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等进行系统法规知识与证券市场知识培训。

  此外,公司主营业务、独立运营、内部决策与控制制度也均有相关的培训要求。比如,督促公司按照有关规定初步建立符合现代企业制度要求的公司治理基础,促进接受辅导的人员增强法制观念和诚信意识;核查公司在设立、改制重组、股权设置和转让、增资扩股、资产评估、资本验证等方面是否合法、有效,产权关系是否明晰,股权结构是否符合有关规定等。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作为聚合支付机构中的头部公司收钱吧,是作为对第三方支付平台服务的拓展,“第三方支付介于银行和商户之间,而第四方支付是介于第三方支付和商户之间,没有支付许可牌照的限制。”

  或为聚合支付第一股

  成立于2013年6月14日的收钱吧注册资本为36750万元人民币,其于2020年12月15日整体变更设立股份公司。

  从主营业务来看,收钱吧作为数字化门店综合服务商,以移动聚合支付服务为基础,为商家提供智慧门店系统、营销推广服务、共享充电宝等智能化、综合化、多样化的增值服务

  目前,收钱吧的实际控制人为陈灏。从个人履历来看,“70后”的陈灏在支付领域从事多年。陈灏曾任职于拉卡拉支付有限公司、上海卡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卡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海南分公司。2014年5月起,担任收钱吧总经理;2015年5月至今,担任收钱吧董事长。

  从股东方面来看,收钱吧持股5%以上的股东为陈灏、上海喔噻投资中心(有限合伙)、SVVIHKI Limited、杭州中金锋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考拉昆略互联网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上海德天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

  据收钱吧官网,截至2020年7月,收钱吧在全国近40个城市设有分公司;同年11月,收钱吧日交易笔数近3200万笔,服务商户数超过400万,产品覆盖中国境内660座城市。

  作为聚合支付头部公司的收钱吧,此番上市辅导也意味着其作为第四方支付的规模发展到一定的阶段。

  聚合支付已上“紧箍咒”

  聚合支付实际上是聚合了第三方支付、银行等多个支付渠道接口,也被称为第四方支付,是建立在第三方基础上,以第三方支付通道为基础,为收款方进行资金结算的一种支付模式。

  随着社会零售消费规模的扩大以及支付领域近年发展等因素,聚合支付行业也逐渐加速发展。据易观发布的《中国聚合支付市场专题分析2019》显示,2018年以来,与聚合支付相关的投资超过10笔,金额超过15亿元。而行业规模从2014年1000亿元发展到2019年预计达到40万亿元。

  不过,聚合支付的风险问题也时常被诟病。由于不直接进行资金的结算和清算,因此不需要具备支付牌照,然而,聚合支付仍旧是与金融支付紧密相关,虽然不直接触碰资金,但仍有少数企业存在“二清”违规的嫌疑。

  “二清”即是指,没有获得央行支付业务许可的单位或个人在持牌收单机构的支持下实际从事支付业务和资金清算的一种模式。比如,是指有清结算资质机构将资金结算给入网的商户后,该商户再将资金清结算给下游的子商户。

  有支付机构从业人士向记者表示,不具备清结算资质的商户拿到资金后,可能会出现不结算给下游商户或挪用下游商户的资金,容易造成子商户的资金被非法占用,“子商户也可能陷入讨债无门的困境,还可能会衍生洗钱、套现等违法行为。”也因此,相关违法违规的大额处罚罚单也时有披露。

  2017年1月,央行下发《关于开展违规“聚合支付”服务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聚合支付作出具体定位,即“收单外包机构”。

  2020年8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

  紧接着,9月16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系统正式上线,收单外包市场进入备案制时代。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副秘书长亢林曾表示,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工作是协会加强支付行业自律管理的重要举措,同时也是协会加强收单外包服务业务自律管理的起点。有利于规范收单市场秩序、打击治理涉赌、涉诈等违法违规行为。

  前述业内人士也向记者表示,目前来看,聚合支付还是有业务前景的,未来也会有很多竞争的空间,“肯定也是慢慢出清那些有问题的公司和业务,因为对小微来说这个最方便,不过也有很多银行开始做这件事了,这些所谓的聚合支付平台的市场可能会小一些。”

  事实上,对于小微商户来说,对于支付首款应用产品的需求并不高,只要上手快速、易操作、稳定可靠即可。对于聚合支付平台来说,不光是提供移动支付收款硬件设备服务,在数字化服务上的延续也是其提高竞争性的关键一环。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责任编辑:DF398)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