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2021年无通胀之忧

2021年无通胀之忧

· 本报记者 倪铭娅 2020年12月CPI数据即将公布。考虑到近期猪肉价格波动上行,叠加油价上升以及基数效应,当月CPI同比涨幅可能为0左右,2020年全年物价...

  · 本报记者 倪铭娅

  2020年12月CPI数据即将公布。考虑到近期猪肉价格波动上行,叠加油价上升以及基数效应,当月CPI同比涨幅可能为0左右,2020年全年物价涨幅控制在3%以内。综合经济发展、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粮食生产、生猪价格等因素看,2021年物价有望继续保持温和水平,全年CPI涨幅可能在1.5%至2.0%。

  综合分析,2021年并无通胀之忧。

  首先,经济稳步复苏,但需求端复苏不及供给端,需求不足问题依然突出,导致物价上行动力有限,CPI同比涨幅不会明显扩大。

  其次,猪肉价格下行将对CPI涨幅起到明显抑制作用。猪肉价格是影响物价的重要因素。根据国家信息中心数据统计,生猪存栏、能繁母猪自2019年四季度开始连续回升,到2020年三季度末,已经恢复到2017年最高存栏量的84%左右。有专家预测,生猪产能于2021年3月恢复正常,这意味着2021年猪周期将进入下行阶段。猪肉价格下行将对CPI涨幅起到明显抑制作用。而且,扣除食品和能源之外的核心CPI同比涨幅难以明显超过2.0%,核心CPI整体处于低位运行态势。

  再次,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不会给物价带来输入性压力。全球经济逐步复苏,世界各国需求端恢复快于供给端,能源、金属产品需求增加,自2020年10月以来,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出现阶段性回升。但2021年世界经济实际增长速度仍低于潜在经济增速,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不会出现大幅上涨趋势。输入性因素对PPI的抬升作用不会太明显,PPI向CPI传导的压力不大。

  此外,流动性环境也不支持物价上行。有市场人士担心,2020年的宽松货币环境会推高2021年通胀。从存量社融及M2增速衡量分析,2020年的货币扩张幅度甚至低于2015年至2016年的逆周期调节水平,而2015年至2018年,月度CPI最高涨幅仅为2.5%。

  整体而言,预计2021年物价走势温和,国内宏观政策将进一步向常态化回归,但不会急转弯。货币政策将继续保持稳健,政策利率有可能保持不动,市场利率中枢小幅上移,引导金融资源向实体经济定向滴灌,稳定宏观杠杆率将是政策重心所在。

数科云 - www.it6l.com

责任编辑:dcb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