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资讯 > 正文

16个月增持25亿 南京银行大股东给力!银行增持潮涌 银行板块止跌回升?

16个月增持25亿 南京银行大股东给力!银行增持潮涌 银行板块止跌回升?

【16个月增持25亿 南京银行大股东给力!银行增持潮涌 银行板块止跌回升?】1月6日,南京银行公告称,该行近日收到大股东增持告知函称,2020年6月16日至今,南京紫金...

原标题:16个月增持25亿 这家万亿级城商行大股东给力!银行增持潮涌 银行板块止跌回升?

摘要 【16个月增持25亿 南京银行大股东给力!银行增持潮涌 银行板块止跌回升?】1月6日,南京银行公告称,该行近日收到大股东增持告知函称,2020年6月16日至今,南京紫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南京高科合计增持该行超过1亿股,耗资约7.7亿元。(券商中国)

  万亿级城商行大股东继续大手笔增持!

  1月6日,南京银行公告称,该行近日收到大股东增持告知函称,2020年6月16日至今,南京紫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南京高科合计增持该行超过1亿股,耗资约7.7亿元。

  此番增持后,紫金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紫金信托,以及一致行动人南京高科、南京市国资集团合计持有南京银行22.84亿股,持股比例升至22.821%。2019年8月至今,该行前述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已通过二级市场累计增持超过3.24亿股,耗资超过25亿元。

  南京银行1月6日公告当天,历经今年开年来连续两日大跌的银行股迎来反弹。截至收,A股银行板块指数上涨2.37%,跑赢大市超过1.7个百分点。

  大股东继续大手笔增持

  据南京银行公告,2020年6月16日起至今,紫金集团、一致行动人南京高科合计增持该行超过1亿股,占该行总股本的1.016%,合计耗资约7.7亿元。

  具体而言,南京高科在这期间以0.92亿元自有资金增持南京银行1160.27万股,占该行总股本的0.116%,其持股比例也增至9.189%;紫金集团则在去年6月17日至7月9日,在二级市场增持南京银行约9008.39万股,占该行总股本的0.9%,耗资6.78亿。

  此番增持后,紫金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紫金信托,以及一致行动人南京高科、南京市国资集团合计持有南京银行股份数量增至22.84亿股,占该行总股本的22.821%。

  事实上,此番大手笔增持前,紫金集团、南京高科已多次出手增持,自2019年8月以来累计增持金额超过25亿元。

  早在2019年三季度,南京银行就陆续披露南京高科、紫金集团的增持计划,两大股东分别计划在一定期间内累计增持不超过8亿元、不超过3亿元。

  从实际增持结果来看,2019年8月至2020年4月底,南京高科累计增持南京银行4863.37万股,耗资3.94亿元;紫金集团则在2019年12月17日耗资近3亿元增持3454.72万股。

  2020年5月初,南京银行又披露南京高科下一阶段增持计划。后者计划于2020年5月6日至2021年4月底,在增持价格不高于该行最近一期披露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的前提下,累计增持不低于3亿元且不高于9亿元该行股份。

  该计划披露至今,南京高科已累计增持南京银行超过7100万股,累计增持金额达5.48亿元,超过原定增持计划金额上限的60%。

  紫金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紫金信托则在2020年5月18日至7月9日累计完成近1.7亿股增持,增持总额约13亿元。

  幸福人寿现身前十大股东

  大股东的一路增持,伴随着南京银行一波三折、最终于2020年4月完成的百亿级定增。

  早在2017年7月,该行董事会就通过拟向紫金集团、南京高科、太平人寿、江苏凤凰集团和江苏交通控股等5家发行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6.96亿股的定增预案,拟募资总额不超过140亿元。但该笔定增最终未获证监会发审委核准通过。

  2019年5月,南京重启定增,与此前方案相比,新定增预案发行规模基本不变,但发行对象有所变化:南京高科、太平人寿退出,法巴银行入选。

  但该方案披露不久,南京银行又在2019年8月1日调整定增方案:发行数量上限调减至15.25亿股,募资总额上限由140亿元降至116.2亿元,定增发行对象也缩减至3家——紫金集团退出。

  申万宏源证券银行业研究团队当时点评称,尽管紫金集团退出,但南京银行定增的总募集金额并未超额下调,预计其退出与境内非金融机构作为商业银行法人机构发起人的投资比例要求有关。

  紫金集团、南京高科的大规模增持也正是从此时开始。其中,2019年8月6日至12月17日,南京高科合计增持该行4863.37万股;紫金集团则在12月17日当天完成近3500万股增持。

  南京银行百亿定增于2020年4月底最终完成后,紫金集团(含紫金信托)、南京高科继续推进大规模增持,截至目前,累计增持金额分别约13亿元、5.5亿元。

  除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外,2020年南京银行还获险资、高管先后增持。其中,幸福人寿在去年以自有资金大举增持南京银行,并在去年三季报中首次现身,9月末持股规模近3.56亿股,占该行总股本的3.56%;行长林静然于去年11月4日出手增持13.8万股,耗资约106万元,林静然承诺三年内不减持。

  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南京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50.5亿元,同比增长2.4%;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0.9亿元,同比增长2%。此外,去年9月末该行“关注+不良”贷款占比不到2.1%、拨备覆盖率近380%,均居上市银行较优水平。

  上市银行股东、高管增持频频

  除南京银行外,2020年还有多家上市银行主要股东也完成了大规模增持。

  其中,2019年12月至2020年12月,邮储集团在二级市场累计增持邮储银行8.9亿股A股,累计增持金额高达47.07亿元。此外,由于触发股价稳定措施,邮储集团还另外购入邮储银行1057.5万股,增持金额超过5000万元。

  光大集团在2020年10月中旬通过可转债转股的方式共增持光大银行15.43亿股A股;江苏银行第二大股东江苏凤凰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也于2019年3月至去年7月期间合计增持约1.26亿股。

  此外,2019年11月至2020年底,刘永好通过旗下的南方希望实业连续50次出手增持民生银行H股,合计增持规模超过2.4亿股,耗资12.37亿港元。刘永好代表的“希望系”在民生银行的持股数量也增至21.72亿股,占该行总股本的4.96%,距离5%的举牌线只差约1760万股。

  除股东增持外,银行板块跌势下,2020年还有多家银行高管集体出手“护盘”。

  招行高管最为给力。2020年全年,该行11名董监高合计完成31次A股增持,合计增持规模达82.82万股,耗资2761.14万元。

  2020年3月,兴业银行11名董监高也出资购入约178万股自家股票,耗资约2727万元,所购股票承诺锁定三年。该行董事保罗希尔还在去年7月中旬又买入3800股。

  2020年7月,浦发银行6名董事、高管也出手增持37.09万股自家股票,耗资至少420万元。另一家上海本地银行——上海银行7名高管则在去年8月底主动增持39.3万股,耗资约323万股。

  此外,从2020年初至9月中旬,浙商银行14名董监高合计增持380.46万股自家股票,耗资近1600万元,其中包括因去年底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部分董事、高管需履行增持义务而购入股票。

  民生银行中信银行高管则选择在H股市场增持。去年12月23日,包括董事长高迎欣、行长郑万春在内的13位高管当日以自有资金买入民生银行H股股票,合计购入规模达275万股,耗资约1150万港元。

  中信银行14名董监高则在2020年四季度完成518万股H股增持,耗资1459万元。另外,该行部分一级分行、海外分行、总行部门及子公司负责人等核心管理人员也从二级市场自愿增持4760.2万股H股股份,增持金额合计约1.33亿元。

  2021年开年后,受《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出台影响,银行指数连续两日大跌,但1月6日反弹大涨,当日板块涨幅达2.37%。

  国信证券银行业研究团队认为,该制度的出台是对此前房地产相关监管导向的制度化,对行业基本面实质性影响有限,大跌更多是情绪层面反映。该团队称,目前银行行业基本面稳中向好,估值处于历史低位,维持“超配”评级。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责任编辑:DF380)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