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新兴经济体亟待修补债务风险“短板”

新兴经济体亟待修补债务风险“短板”

上周,巴西总统有关该国经济形势的表述一语惊人,不仅反映出巴西经济面临的复杂局面,同时也折射出一些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当下的困境。疫情下加速凸显多年积累的债务风险,...

  上周,巴西总统有关该国经济形势的表述一语惊人,不仅反映出巴西经济面临的复杂局面,同时也折射出一些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当下的困境。疫情下加速凸显多年积累的债务风险,正成为新兴经济体乃至全球亟待修补的“短板”。

  当地时间1月5日,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在公开场合讲话时称,“巴西破产了,我无能为力”。博索纳罗这番表态的背后,是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巴西税收减少、公共开支增加的冷酷现实。在众多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中,巴西的境遇不能说是最坏的,却颇具代表性。与发达经济体相比,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应对疫情能力更弱,困难更大,更加脆弱。尤其是那些自身经济结构失衡、对国际投资和国际市场依存度过高的国家和地区,在疫情持续发酵和次生灾害的不断演化之下,实体经济、金融投资和大宗商品贸易均受到巨大冲击。

  从实体经济看,社会隔离和防疫措施升级,将对劳动密集型产业带来负面影响。这类产业在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分布广泛,受到的冲击比较严重。世界经济衰退带来外部需求削弱,对各国产业造成的影响不小。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动能要恢复到疫情之前仍需时日。

  从金融投资看,股市、汇市及美国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是主要传导渠道,对拉美地区来说尤其如此。主要发达国家重启超常规量化宽松政策虽然增加了拉美国家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但也刺激了新一轮债务增长。“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已成为拉美地区挥之不去的梦魇。

  从大宗商品贸易看,全球需求萎缩、石油价格战等因素导致初级产品价格下跌,不仅恶化了贸易条件,而且削弱了资源出口型国家的财政收入,进而限制了有关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空间,债务高企及利息支付增加限制公共支出能力的问题尤为突出。

  有分析指出,这些因素叠加起来,对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势必造成结构性和持续性的负面冲击,进一步加剧其国际收支的失衡,企业经营异常困难,破产风险加剧,政府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

  实际上,仅2020年上半年,就有包括印度、巴西在内的30多个国家主权信用评级被下调,阿根廷、厄瓜多尔都已出现债务违约。这种局面下,对有关国家债务违约可能性增大的忧虑在不断加深,这将有可能成为困扰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并严重拖累全球经济复苏的“灰犀牛”事件。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宇燕不久前在《经济日报》撰文指出,展望2021年,“个别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因违约引发连锁式主权债务危机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因此,对广大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而言,有必要进一步审慎应对风险,积极推动结构性改革重获增长动能。全球各方也应加强政策协调,互信互助,开展切实深入的各领域合作,推动世界经济早日复苏。

数科云 - www.it6l.com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