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资讯 > 正文

普丽盛卖壳迷局:徐翔系再战A股 多自然人提前潜伏或精准买入

普丽盛卖壳迷局:徐翔系再战A股 多自然人提前潜伏或精准买入

【普丽盛卖壳迷局:徐翔系再战A股 多自然人提前潜伏或精准买入】梳理近年普丽盛的股东名单,界面新闻发现,其中出现江湖沉寂数年的“徐翔系”身影。与“徐翔系”相关的数个账户兵...

原标题:普丽盛卖壳迷局①:徐翔系再战A股,多自然人提前潜伏或精准买入

摘要 【普丽盛卖壳迷局:徐翔系再战A股 多自然人提前潜伏或精准买入】梳理近年普丽盛的股东名单,界面新闻发现,其中出现江湖沉寂数年的“徐翔系”身影。与“徐翔系”相关的数个账户兵分两路提前进场,一路账户重仓潜伏时间近一年,另一路账户和数位神秘自然人在重组前的2020年第三季度“精准”建仓,成为十大流通股东。(界面新闻)

  创业公司普丽盛(300442.SZ)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以来已收获两个20%的“一字”涨停板。

  梳理近年普丽盛股东名单,界面新闻发现,其中出现江湖沉寂数年的“徐翔系”身影。与“徐翔系”相关的数个账户兵分两路提前进场,一路账户重仓潜伏时间近一年,另一路账户和数位神秘自然人在重组前的2020年第三季度“精准”建仓,成为十大流通股东

  “徐翔系”相关账户多达5个

  2019年10月的重组新规放开创业板壳,让普丽盛这类常年亏损的创业板公司有了资本运作空间。

  根据普丽盛重组公告,公司拟重大资产置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配套募资不超过50亿元。此次交易构成重组上市。

  重组停牌前,普丽盛市值不足27亿元,两个涨停板后,公司市值已超过38亿元。

  谁在坐享此次借壳的资本盛宴?

  在普丽盛最新十大流通股东中,有8位为自然人股东,其中3位在2020年一季度末新进十大流通股东名单,4位在三季度末上榜,1位在2019年年中上榜。

  其中,出现了几个与徐翔系密切相关的自然人账户——陈阳、周战红、任伟达、任奇峰、王凤飞。

普丽盛2020年10月28日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部分账户“触电”普丽盛始于一年前,当时普丽盛市值不足20亿元。

  2019年底,普丽盛公告原第一大流通股东Masterwell与周战红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将持有的普丽盛60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6%)转让给周战红,转让价格为12.62元/股,转让总价7572万元。

  同时,Masterwell、Fund II-Annex、软库博辰拟将合计持有的普丽盛50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5%)转让给任伟达,转让价格为12.62元/股,转让总价6310万元。

  软库博辰拟将持有的68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6.8%)协议转让给陈阳,转让价格为13.53元/股,价款合计9203万元。

  2020年一季度末,Masterwell、Fund II-Annex、软库博辰退出,陈阳、周战红、任伟达分别升任普丽盛第一、二、三大流通股东,合计持股数量1780万股,持股比例17.80%。

普丽盛2020年一季度末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另一路账户则在第三季度前建仓。

  2020年三季度末,任奇峰新进成为普丽盛第六大流通股东,持股数量190万股。

  王凤飞也在同期买入99万股,成为普丽盛第七大流通股东。

普丽盛2020年三季度末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这些股东中,周战红与竺勇关系匪浅,后者是徐翔的左膀右臂,也是徐翔案的关键人物之一。竺勇在2017年1月23日与徐翔、王巍一同被宣判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竺勇2014年3月成立上海灵岩投资有限公司,其个人100%持股,高管只有两人,除竺勇外,周战红为监事。

  周战红在2015年二季度末还出现在宝莫股份(002476.SZ)十大流通股东之中。宝莫股份曾为徐翔概念股一员,在2015年6月曾推出定增预案,拟向泽熙增煦等10名投资者定增,因徐翔被抓,这一定增事项终止。

  任伟达、任奇峰两个账户曾作为主力账户,与徐翔系一同出现在徐翔主导康强电子(002119.SZ)资本运作中。任奇峰还曾出现在徐翔概念股先锋新材(300163.SZ)、乐通股份(002319.SZ)、大恒科技(600288.SH)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任伟达、任奇峰住所均位于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

  王凤飞曾作为25个被徐翔控制的账户之一与泽熙产品在竞价交易系统上连续买卖东方金钰(600086.SH,现*ST金钰)股票。

  陈阳账户在资本市场上不乏同名者。暂无公开资料显示陈阳账户与徐翔系有何关系,不过这一账户与另三位徐翔系账户在普丽盛这只股票上操作十分同步。且陈阳账户曾深度参与徐翔概念股南洋科技(002389.SZ)。

  陈阳、周战红近5年只出现在普丽盛一只股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任伟达名下仍持有康强电子,任奇峰还持股大恒科技2023.68万股。王凤飞在第三季度减持吴通控股(300292.SZ),新增进入三只股票,除普丽盛外,还有润禾材料(300727.SZ)、翔鹭钨业(002842.SZ)。

  “这些账户存在一定关联性,确实可以说是这些账户在联合运作一只股票。”一位有着十余年操盘经验的私募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

  三季度减持意在洗盘?

  蹊跷的是,陈阳、周战红、任伟达在第三季度曾分别减持普丽盛股份181万股、200万股和200万股。

  在三位自然人股东大幅减持股份后,普丽盛十大流通股东持股比例由56.41%降至50.97%。值得注意的是,截至三季度末,普丽盛股东总户数7355户,较二季度末的8727户大幅减少了1372户,减少幅度15%。户均持股数量由二季度末的1.15万股上升至1.36万股。公司10月28日的最新股东户数再度减少至7067户。

  普丽盛自2019年下半年至今,已连续六个季度出现筹码集中趋势。

普丽盛近几个季度股东户数

  对于大户减持筹码反而大幅集中的情况,上述私募人士称,存在几种可能性。

  一种可能性,与行情的关联度比较高。如果行情好,有机构建仓或有其他游资建仓,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另一种可能性是,被联合运作的其他没有显名的账户分散买走了筹码,不出现在十大流通股东里。“实际上股东数变少了,控制度提高了。”

  在普丽盛这只股票上,该人士称,因为无法看到所有股东的名册,无法确切判断具体是谁买走了筹码。不过第二种可能性确实存在。

  首先,普丽盛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的市值门槛比较低,机构大举建仓的可能性不高。

  其次,“20多亿市值的盘子,流通盘很小,很好控盘。”

  再次,多位自然人股东,他们并非公司高管,也不是公司创业之时就持有的,而是从其他股东处受让,或二级市场买入,而且有相对可靠的证据发现,部分账户之间存在一定关联。

  该人士认为,大户在重组之前的减持,还有一种可能是避免内幕交易的嫌疑,做一个减持动作,虚晃一枪。“一般认定内幕交易的逻辑是,知道消息就一直买,等到消息出来再大赚一笔。但买一点卖一点,让人感觉这是正常的操作,知道消息的话怎么会卖股票呢。”

  界面新闻并未发现更多与“徐翔系”有蛛丝马迹相关联的账户,不过从康强电子、东方金钰等案例可见,潜伏进一系列账户,再形成合力似乎是“徐翔系”操盘的惯用手法。

  上述私募人士也表示,这种事情在整个A股坐庄史上十分常见。“动用十几个、几十个账户,此前最多的时候还有人动用上千个账户来对倒。”

  不过是否是一致行动人,认定十分难。“比如说我和我同学一起买一只股票,我俩不是一致行动人,但我们可以一致行动。”

  当初陈阳、周战红、任伟达2.31亿元受让的股份,尽管中途有减持,如今也浮盈不少。三季度末建仓的账户更能快速获益。

  此外,三季度末新进十大流通股东的自然人还有神秘自然人林万里、沈淑英,分别持股91.56万股、90.50万股。这两位神秘自然人也“精准”坐享了此次拟借壳成果。陈正灿则是唯一一位在2019年中报便建仓普丽盛的自然人股东,这也是其在资本市场上的首次亮相。

  截至10月28日,与“徐翔系”具有关联关系的五个账户合计持股数量1488.2万股,占总股本比例的14.88%。

  被“徐翔系”重仓的普丽盛此次置入的数据中心资产——润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究竟成色几何?界面新闻发现,润泽科技借壳之路同样面临诸多问题。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

(责任编辑:DF527)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