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资讯 > 正文

年内资本市场直接融资规模大幅增长 IPO、公司债均亮点纷呈

年内资本市场直接融资规模大幅增长 IPO、公司债均亮点纷呈

【年内资本市场直接融资规模大幅增长 IPO、公司债均亮点纷呈】从股票融资方面来看,据统计,截至11月15日,年内股票融资规模达1.16万亿元(包括IPO募资4155.0...

原标题:年内资本市场直接融资规模大幅增长 IPO、公司债均亮点纷呈

摘要 【年内资本市场直接融资规模大幅增长 IPO、公司债均亮点纷呈】从股票融资方面来看,据统计,截至11月15日,年内股票融资规模达1.16万亿元(包括IPO募资4155.03亿元、增发募资6854.45亿元、配股募资512.97亿元和优先股募资107.35亿元),同比增长15.24%。其中,IPO募资规模同比增130.89%。(证券日报)

  据《证券日报》记者据数据统计,截至11月15日,今年以来,A股股票市场融资达1.16万亿元,同比增15.24%,其中,IPO募资规模同比增130.89%;交易所债券方面,公司债和资产支持证券增幅较高,分别同比增36.74%和44.05%。

  市场人士认为,进一步提高资本市场直接融资比重,可以从进一步扩大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吸引外资等中长期资金入市;推进A股和国内债券纳入国际指数的进度;加大银行间市场与交易所债券市场的互联互通;完善信用评级机制等方面入手。

  近年来,资本市场直接融资规模增长显著。据统计,今年以来,虽有疫情扰动,资本市场股票融资和债券融资都呈现增长的势头,股票和交易所债券市场实现融资合计超过7.5万亿元。

  从股票融资方面来看,据统计,截至11月15日,年内股票融资规模达1.16万亿元(包括IPO募资4155.03亿元、增发募资6854.45亿元、配股募资512.97亿元和优先股募资107.35亿元),同比增长15.24%。其中,IPO募资规模同比增130.89%。

  股票融资规模的增长,与近两年落地的注册制改革不无关系。中信证券FICC首席分析师明明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除了科创板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的落地以外,今年股权融资规模大幅增长还有三个原因:今年A股走势较好、宏观与市场的流动性环境较好以及过会率的提升

  第一,从历史经验来看,股票市场融资规模与指数点位有较大关系,也即牛市中融资规模将会放大,上市公司可以通过更高的估值来获取融资。年初以来全市场指数涨幅在20%左右,这可以解释部分融资规模的增长;第二,宏观流动性方面,今年为应对疫情,央行释放大量流动性支持实体经济,下半年货币政策回归常态但货币供给量增速依然高于往年,10月份M2增速为10.5%,而去年底为8.7%,宏观流动性可通过多个合规途径流向股票市场。市场流动性方面,受去年市场赚钱效应和渠道营销力度加强影响,今年前10个月股票及混合型公募基金新发规模同比大幅增长,主要市场流动性的充裕是股市融资规模增长的另一驱动因素;第三,今年前10个月,IPO过会率明显高于去年和前年同期,这也和上市公司质量提升、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服务实体经济的监管导向有关。

  据统计,截至11月15日,今年以来,股票市场全部融资工具(包括首发、配股、优先股、非公开发行、增发、并购重组)过会率达到95.63%,而去年和前年同期分别为89.29%和72.86%。

  交易所债券市场方面,据沪深交易所数据统计,2019年全年,交易所债券融资规模为7.2万亿元,同比增长26%。今年以来,交易所债券融资金额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其中,公司债和资产支持证券融资规模呈现显著增长。

  据统计,截至11月15日,今年以来,公司债发行规模2.94万亿元,同比增36.74%,资产支持证券发行规模1.21万亿元,同比增44.05%。综合来看,公司债和资产支持证券发行规模同比增38.8%,接近四成。

  对于近年来交易所债券市场融资规模的提升,明明认为,有四大原因:首先,债务融资成本逐年下行提高企业发债意愿。今年前10个月,中债3年期AAA级企业债收益率均值为3.19%,去年和前年分别为3.55%和4.49%;其次,货币政策走向“宽信用”,一级市场发行重新放量;再次,今年疫情扰动下,货币政策发力,债券利率一度接近历史最低点,叠加政府赤字率提高和抗疫特别国债的发行,债券融资规模进一步扩大;最后,则是今年3月份以来,公开发行公司债实施注册制。

  对于未来如何进一步提高资本市场直接融资比重,明明认为,从股票融资方面来看,除了全面推行注册制以外,还可以进一步扩大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吸引外资进入二级市场投资;完善上市公司财务报表审计制度,与成熟资本市场标准接轨;推进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吸引中长期资金入市等。

  “对债券融资来说,首先,可以进一步促进银行间市场与交易所债券市场的互联互通,增加市场资金流动性;其次,完善信用评级机制,发挥评级对信用风险的指引作用;最后推进境内债券纳入国际债券指数的进度,吸引境外资金进入中国市场。”明明表示。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

(责任编辑:DF407)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