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资讯 > 正文

紫金陈笑了!邓晓峰和董承非也双双赚了近70亿元

紫金陈笑了!邓晓峰和董承非也双双赚了近70亿元

【紫金陈笑了!邓晓峰和董承非也双双赚了近70亿元】紫金陈买入紫金矿业笑了。上周五,紫金陈凌晨5点挂涨停板冲入紫金矿业,截至今天上午收盘,紫金矿业涨停,如若不卖出,紫金陈...

原标题:紫金陈笑了!邓晓峰和董承非也双双赚了近70亿元……

摘要 【紫金陈笑了!邓晓峰和董承非也双双赚了近70亿元】紫金陈买入紫金矿业笑了。上周五,紫金陈凌晨5点挂涨停板冲入紫金矿业,截至今天上午收,紫金矿业涨停,如若不卖出,紫金陈浮盈26600元。(上海证券报)

  紫金陈买入紫金矿业笑了。上周五,紫金陈凌晨5点挂涨停板冲入紫金矿业,截至今天上午收盘,紫金矿业涨停,如若不卖出,紫金陈浮盈26600元。

  笑的不仅是紫金陈,前期潜伏的机构也赚翻了。今年2月份以来紫金矿业股价涨幅超过56%,市值超过3800亿元。拉长期限来看,从去年3月至今,紫金矿业股价涨幅已超过3倍。

  从紫金矿业定期报告可以看出,高毅资产首席投资官邓晓峰和兴全基金总经理董承非这两个投资大佬,他们管理的基金产品早在2019年四季度前后开始大举潜伏紫金矿业,并在此后持续加仓,目前浮盈或双双高达70亿元。

  在一只股票上豪赚70亿元并不多见。两位大佬均赚了70亿元,更不寻常。

  下面是紫金矿业的股价走势图:

  从上图可以看出,紫金矿业在2019年下半年之前,始终处于横盘状态,从2019年10月底开始拉升,但在2020年3月的市场调整中,股价再度跌到3.6元左右(前复权价)。

  从2020年3月底开始,紫金矿业开始强势上行,截至2月22日上午收盘,其股价报收15元,不到一年的时间股价涨幅超3倍。

  根据紫金矿业的定期报告,高毅资产首席投资官邓晓峰、兴全基金副总经理董承非等人早在2019年下半年就开始布局。其中邓晓峰当年三季度就开始买入,董承非则是四季度开始大举建仓。

  从邓晓峰的买入时点看,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持有紫金矿业1666.8万股,中信信托锐进43期高毅晓峰投资集合资信托计划持有1419万股。

  由于2019年紫金矿业增发股份,邓晓峰管理的上述两只产品增发获配数量分别为5862万股和6281万股。此外,邓晓峰管理的另外两只产品,高毅晓峰1号睿远证券投资基金也获配4187.43万股,高毅晓峰长期价值明远基金获配1674.97万股,增发价格为3.41元。

  截至2019年11月25日,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持有紫金矿业近2.76亿股,中信信托锐进43期高毅晓峰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2.59亿股。邓晓峰当时持有紫金矿业的总市值就高达23亿元左右。成本仅有3.4元左右。

  根据紫金矿业的定期报告,邓晓峰此后对紫金矿业持续加仓。

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持有紫金矿业的变动情况

中信信托锐进43期高毅晓峰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紫金矿业的变动情况

  通过上述持股变动可以看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邓晓峰管理的上述两只产品持有紫金矿业合计约为6.3亿股,比2019年底增持约1亿股,主要增持时间在2020年二三季度。

  根据邓晓峰的持股变动情况可以看出,最初持有的5亿余股,已经豪赚3倍以上,增持的1亿股,也赚了1.5倍以上。对比当前的股价表现,如果邓晓峰持有至今的话,整体浮盈已经高达70亿元。

  从董承非持有紫金矿业的情况看,早在2019年四季度,董承非开始大举建仓该公司,截至2019年底,他管理的兴全趋势基金持有2.8亿股紫金矿业。他管理的另一只基金兴全新视野基金,则在2020年一季度开始大举买入2.6亿股。上述两只基金在2020年二季度均大举加仓,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两只基金共持有紫金矿业7.7亿余股。

  事实上,在2019年紫金矿业的增发中,上述两只基金获配合计1.34亿股,定增价为3.41元。整体算下来,董承非持有紫金矿业的成本或不足4元。

  具体的持股情况,这是兴全趋势基金的持股变动情况:

  这是兴全新视野基金的持股变动情况:

  根据基金2020年四季报,截至2020年底,兴全新视野基金持有紫金矿业2.53亿股,兴全趋势持有3.38亿股,合计持有5.91亿股。参照紫金矿业的最新股价,如果2021年以来董承非没有卖出的话,仅今年以来的浮盈就超过33亿元,两只基金的整体浮盈或高达70亿元。

  不过,尽管在紫金矿业上赚得可能一样多,但两人的薪酬收入或因为公私募收费模式的差异而相差甚远。

  对于私募基金来说,在其收入构成中,包括基金申购费、管理费和业绩提成。其中申购费用几乎都要交给销售渠道,年度管理费也要被渠道分走一部分,但在向好行情中,业绩提成才是最丰厚的收入。按照业内惯例,业绩报酬的计提比例通常为20%。

  据了解,按照私募基金的惯例,在这20%的业绩提成中,销售渠道首先会分走三分之一左右,接下来还要扣除公司的运营费用,剩下的收入中还要上交一部分给公司,最后就是分配给以基金经理为主的投研人员,分给基金经理个人的占比约为5%到8%。

  对于公募基金来说,在其收入构成中,同基金业绩表现没有关系,只有基金申购费和管理费,其中申购费基本上要全部交给销售渠道,管理费年度收入仅为基金管理规模的1.5%,并且是按日计提,管理费收入还要和销售渠道分成。所以,影响公募基金收入的只有规模因素。

  而在董承非投资紫金矿业的案例中,在其管理费收入中,还要给销售渠道分成30%—40%,留给兴全基金的管理费收入还需扣除公司运行、后台支持、宣传策划、投研支持等费用,真正给董承非带来的薪酬贡献或并不多。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责任编辑:DF358)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