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资讯 > 正文

又一农商行开始上市辅导!山东或迎第二家上市农商行 银行IPO再添储备力量

又一农商行开始上市辅导!山东或迎第二家上市农商行 银行IPO再添储备力量

【又一农商行开始上市辅导!山东或迎第二家上市农商行 银行IPO再添储备力量】继青岛农商银行上市之后,山东省内第二家农商银行正式开启上市辅导的相关工作。山东证监局日前披露...

原标题:又一农商行开始上市辅导!山东或迎第二家上市农商行,银行IPO再添储备力量

摘要 【又一农商行开始上市辅导!山东或迎第二家上市农商行 银行IPO再添储备力量】继青岛农商银行上市之后,山东省内第二家农商银行正式开启上市辅导的相关工作。山东证监局日前披露信息显示,菏泽农商银行与民生证券已签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协议,拉开其IPO备战大幕。(券商中国

  继青岛农商银行上市之后,山东省内第二家农商银行正式开启上市辅导的相关工作。山东证监局日前披露信息显示,菏泽农商银行与民生证券已签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协议,拉开其IPO备战大幕。

  2月18日,山东证监局官网披露菏泽农村商业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接受辅导公告。公告显示,民生证券于2月7日与山东菏泽农商银行签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协议。

  尽管尚未有具体上市地点等相关信息公开,但这也意味着,继青岛农商行登陆A股之后,山东省内又一家农商行正式开启IPO的备战工作。

  或为山东第二家上市农商行

  从农商行系统来看,山东农商银行系统中目前仅有青岛农商银行一家于2019年成功上市。作为山东省内第五家启动上市辅导的区域性银行,菏泽农商行有望成为省内第二家上市农商行。

  有业内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指出,当前,中小行普遍面临资本不足的难题,农商行分布广、数量多,选择进行IPO仍然是其补充资本的重要途径。

  公开资料显示,坐落于山东省菏泽市的菏泽农商行改制于2014年11月8日,前身为菏泽市牡丹区农信联社和原菏泽城市信用社,注册资本7亿元。自成立以来,菏泽农商银行已多次进行增资扩股。

  2015年3月,菏泽银监分局作出关于同意菏泽农商行增资扩股方案的批复。彼时,该行增资扩股方案拟募集股金8亿股,均为投资股(其中自然人投资股1亿股,企业法人投资股7亿股)。按1:1.7的比例溢价发行,溢价部分用于增加资本公积及购买不良资产。

  同年12月,菏泽银监分局再度作出同意菏泽农商行增资扩股方案的批复。同意该行募集股金18223万股,均为投资股(其中自然人投资股3858万股,企业法人投资股14365万股)。按1:1.7的比例溢价发行,溢价部分8200万元用于购买不良资产,4556.1万元用于增加资本公积。

  2016年6月,菏泽农商行变更持股比例占股本总额5%以上法人股东的批复获监管同意。兖矿东华集团、东玉皇化工有限公司分别获批向该行投资入股11000万股和5500万股,持股比例分别为10%、5%。当月,该行注册资本由7亿元变更为11亿元。

  据山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官网,截至2020年5月28日,菏泽农商行全行各项存款余额371.88亿元,较年初增长43.78亿元,增幅13.34%;各项贷款余额241.35亿元,较年初增长20.51亿元,增幅9.29%。目前,尚未有该行2020年全年业绩情况的具体数据披露。

  尽管该行历史上已经多次增资扩股,但随着近年来的业务扩张,菏泽农商行仍有“补血”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从股权结构来看,菏泽农商行股权呈现较为分散的特点。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行共有股东99个,其中企业股东有59个,除了有国资背景的兖矿东华集团外,还包括山东华信制药集团、山东神舟食品集团等民营企业。此外,菏泽农商行有自然人股东40人。

  有华东地区银行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示,部分中小银行股东持股较为分散,可能会出现公司治理效率低下的情况,“管理层容易缺乏有效监督与激励,进而出现治理失误,甚至是道德风险。”该人士表示。

  国家金融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也撰文指出,股权结构失衡导致公司治理有效性不足。随着金融体系改革不断深化,各类资本大量涌入银行业,中小银行的股权结构逐渐呈现分化趋势。

  山东IPO“后备军”扩充

  在近年来中小银行积极备战IPO的态势下,山东省内不少中小银行也都跃跃欲试。

  从山东省内银行上市的情况来看,山东地区已有青岛银行为省内首家“A+H”上市城商行,青岛农商行则作为全国最年轻A股上市银行登陆深交所。此外,威海市商业银行也于港交所挂牌,新三板上市城商行齐鲁银行A股也已过会。

  2020年6月,莱商银行抛出首次上市计划。彼时消息称,这家总部位于山东济南的城商行也正在筹划更名、迁址等事宜。据济南市国资委官网信息,2020年6月2日,该委党委副书记、副主任董黎到到莱商银行调研指导工作,表示将加强与莱商银行的沟通交流,围绕莱商银行“增资、更名、迁址、上市”四步走战略,在推进重点工作开展和战略规划落地方面提供更多的支持帮助。

  事实上,济南农商银行、聊城农商银行和安丘农商银行也曾传出拟IPO的消息,但尚未有公开信息披露。

  2018年12月,济南市人民政府发布的《济南现代金融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2年)》中提出,要推进济南农商银行上市。支持济南农商银行通过向国有控股企业、优秀大型民营企业定向募股方式将股本总额增加至45亿股,计划期内实现H股主板市场或“A+H”双资本市场上市。

  从去年5月开始,聊城农商行先后启动了对主承销商、律师事务所的招标工作。从相关招标平台披露的信息看,聊城农商行已公开发布IPO保荐机构(主承销商)选聘项目招标公告、A股IPO律师事务所采购项目招标以及A股上市综合服务项目招标公告。

  2019年7月8日,山东省安丘农村商业银行发布其香港上市综合服务项目招标公告,意欲为登陆港交所做准备。

  此外,城商行潍坊银行也处于该省上市银行“后备军”队伍之列。据早前齐鲁网·闪电新闻报道,稳步实施2018-2020战略规划的潍坊银行也正按照上市公司的标准进一步优化法人治理结构,完善现代金融企业制度,有效防范风险。

  作为缓解中小行资本压力的有效手段,上市融资还可以为具有一定规模和抗风险能力的区域银行带来知名度,提升品牌形象以及经营效率。据证监会官网信息,目前除已过会的银行外,共13家银行排队待审。其中,湖州银行审核状态为“已反馈”,其余均显示“预先披露更新”状态。

  有业内分析人士向记者指出,银行谋求上市的主要动力依然是补充资本,中小银行本身资本实力较弱,上市融资可以尽快帮助其应对资本消耗。而在疫情的影响之下,银行业加速分化,中小银行普遍在受到疫情直接冲击的行业中信贷投放占比更高,因而影响也更为显著。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责任编辑:DF398)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