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7月26日报道 英国《卫报》网站7月23日发表题为《特朗普对世卫组织的攻击给全球卫生领域造成令人担忧的影响》的文章,内容摘编如下:

特朗普政府反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运动经常显得荒谬可笑。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几个月里,特朗普政府的种种谎言和夸张论调被许多人斥为特朗普言论的翻版,主要目的是为了转移人们对美国应对新冠疫情不力、造成灾难性后果的注意力。这场疫情已在美国导致超过14万人死亡,并对经济造成毁灭性打击。

然而,近几周来,特朗普政府的行动已经从子虚乌有的文件和不实的主张变为一套险恶得多的策略,而这样做的现实后果可能是导致更多人死亡,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

在宣布美国退出世卫组织后,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对世卫组织负责人谭德塞发出了一系列离谱的指责。

在特朗普政府成功迫使中国企业华为退出英国5G网络建设之后,人们肯定会怀疑,美国正在游说英国支持其反世卫组织的破坏性立场。

此事之所以重大,有几方面原因。尽管世卫组织有许多不足,但它有一个根本宗旨,那就是充当全球卫生问题的主要信息交换中心,在像新冠肺炎这样严重的疫情暴发时充当第一道防线。

世卫组织致力于推动全球生殖健康和生殖权利,致力于根除麻疹等可预防的儿童疾病,致力于与疟疾等世界上一些最致命疾病的斗争,还致力于卫生教育。

然而,在蓬佩奥对世卫组织的定性当中,你根本看不到这些方面。

人们不得不怀疑,特朗普对谭德塞的敌意除了与后者的专业知识有关,还同样与后者的肤色有关。这与特朗普长期以来攻击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做法如出一辙。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些攻击反映了对科学和专业知识的诋毁,而这一直是特朗普及其高级官员的一个标志,他们还将矛头对准了安东尼·福奇这样的公共卫生专家。

这一切因为发生在一个跻身世界领导者的国家而具有更重要的影响,它为其他地方的民粹主义者定下了基调。

考虑到特朗普本人在公共卫生问题上的“无脑”言行,也许人们并不应对此感到意外。特朗普起先是站在反疫苗的立场,后来又转变为笨拙地试图争抢潜在的疫苗和治疗药品,为美国所用。

在更实际的层面上,作为最大的捐助国,美国退出世卫组织已经在该组织内部造成了压力,令该组织在新冠疫情已经在全球导致超过62万人死亡之际,不得不把关注点放在如何在新的预算限制下维持运转上。

同样岌岌可危的还有被借调到世卫组织工作的美国科学家的未来,以及与那些被要求评估哪些项目能够继续的美国公共健康机构(例如,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合作研究项目。

或许最严重的是,对任何多边机构的持续和错误的攻击,以及拒绝承认富国也能从帮助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组织中相应地获益。

这就是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外交。

它丑陋、虚伪、恃强凌弱、残忍,是一种在自私自利的胡言乱语中进行的可悲交易。它不仅损害了全球公共卫生,还削弱了美国作为全球领导者的能力。

欧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