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7月24日电 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24日同德国外长马斯举行视频会晤时,应询介绍了当下的中美关系。

王毅表示,中美关系目前面临的困难完全是美方一手造成的,其目的就是企图彻底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为此可以不择手段,甚至毫无底线。最近美方一些反华势力还蓄意制造意识形态对立,公开胁迫别国选边站队,为了美方的私利与中国对抗,但任何有良知和独立精神的国家都不会与之为伍。

王毅表示,中国仍希与美国实现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但我们必将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坚定维护自身正当发展权利,坚定维护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国不会随美方起舞,但也绝不容美方胡来。

 

参考消息网7月17日报道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7月15日发表伊万·阿巴库莫夫和奥克萨纳·鲍里索娃合写的文章《美国的野心可能在南海沉没》,称中国在南海的水面舰艇和潜艇数量超过了印度洋和太平洋的任何(国家的)舰队,因此美中两国近期应该不会在该地区发生严重对抗。俄《祖国军火库》杂志编辑阿列克谢·列昂科夫说:“美国人没有能力进行对抗。”。文章摘编如下: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要对中国采取惩罚措施,中国也针锋相对地宣布对美国实施制裁。美方在快速提高威胁调门的同时,开始谈及美中军事对抗的可能。美国是否有力量兑现自己的威胁?

中方评估认为,南海局势仍然和平且在不断改善。中国外交官称,美国并非南海争议的直接当事国,但它持续介入南海问题,以维护稳定为借口在该地区大秀肌肉、制造紧张并挑起对抗。

对此的事实证明是,美国7月初派遣以“罗纳德·里根”号和“尼米兹”号航母为首的两个核动力航母战斗群赴南海参加演习并向伙伴国家发出“明确信号”。

专家相信,美国将继续向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的国家提供帮助。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安德烈·科尔图诺夫不排除美国从波斯湾地区向南海增派部分舰队的可能。他表示,中国习惯于以双边方式解决争议。美国人知道与中国一对一争论很困难,因此试图把问题国际化。

科尔图诺夫说:“显然,美国舰队将加强在南海的存在,(美军)与地区各国进行联合演习的强度将加大。因为对美国来说,重要的不是领土,而是维护‘自由航行’原则。这是美国数十年来奉行的一贯政策性原则。”他认为,美中未来可能发生新一轮对抗。

俄《祖国军火库》杂志编辑阿列克谢·列昂科夫指出,中国在南海的水面舰艇和潜艇数量超过了印度洋和太平洋的任何(国家的)舰队,因此美中两国近期应该不会在该地区发生严重对抗。他说:“美国人没有能力进行对抗。而中国2005年启动了海军发展计划,目前正在顺利推进该计划。”

资料图片:7月初,美海军“里根”号和“尼米兹”号组成双航母编队巡航。(美海军官网)

参考消息网7月24日报道 据路透社7月23日报道,英国将为香港的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持有者提供入籍通道。作为回应,中国外交部周四表示,中方将考虑不承认英国国民(海外)护照作为有效旅行证件,并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当天的例行记者会上称,英方不顾中方严正交涉,执意在英国国民(海外)护照问题上搞政治操弄,公然违背承诺,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对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横加干涉,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由于英方违反承诺在先,中方将考虑不承认英国国民(海外)护照作为有效旅行证件,并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他说道。

报道称,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发言人此前已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敦促英方停止以任何方式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并表示将做出有力回应。

英国内政大臣普丽蒂·帕特尔当地时间周三表示,英国将于2021年1月为香港近300万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持有者开通英国入籍通道,申请者无需有工作即可来到英国。


7月23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外交部网站)

参考消息网7月24日报道 据法新社哥本哈根7月22日报道,在特朗普提出购买格陵兰岛导致出现戏剧性复杂场面一年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2日访问丹麦,强调北极正在进行“新竞争”,并将矛头对准俄罗斯和中国。

他在访问期间接受采访时呼吁北冰洋沿岸国家捍卫北极地区的所谓“自由、透明、主权和稳定”。

另据美联社哥本哈根7月22日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2日说,美国将更积极地参与北极事务,对抗俄罗斯日益增强的影响力,并扬言阻止中国进入该地区。

报道注意到,在对丹麦进行短暂访问期间,蓬佩奥盛赞美国驻丹麦半自治领土格陵兰岛的领事馆重新开放,并宣布与法罗群岛达成一项新的可持续渔业和商业往来协议。位于北大西洋的法罗群岛也是丹麦领土。

蓬佩奥在与丹麦外交大臣科弗德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说:“这是美国在格陵兰岛的崭新一天。”

报道指出,美国驻格陵兰岛首府努克的领事馆在关闭数十年后于今年6月重新开放。此举引人注目,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曾表示有意从丹麦购买格陵兰岛。

美国购买格陵兰岛的想法遭到格陵兰岛官员和丹麦官员的断然拒绝和嘲笑。

参考消息网7月24日报道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7月13日刊载题为《在新冠危机中走上台前的二线政治明星》的报道。文章关注了一些已居政坛二线的政治人物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做出的贡献,文章编译如下:

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世界性危机考验了许多国家的应对能力、遏制疾病蔓延的防控措施、医疗体系……一些原本站在二线的政治人物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刻奔赴一线,他们的努力受到了社会的赞赏。有些人甚至冒着丢掉职位的风险对抗上级。以下是在“新冠危机”最艰难的这几个月中散发光辉的政治人物。

法国前总理爱德华·菲利普:誉毁同至

急流勇退可以概括法国前总理爱德华·菲利普,他在受欢迎程度不断上升的情况下选择辞职。在菲利普递交辞呈的几天前,英国舆观调查公司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他的支持率甚至比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高出15个百分点。被法国周刊《巴黎竞赛画报》形容为“不为人知的法国执政者”的菲利普负责向法国民众说明,在一场已造成该国3万多人病亡的疫情过后,应如何恢复常态。他主张放慢解封速度,要比马克龙所希望的更慢。法国民众赞扬他的坦率、果敢,特别是他的教育方式。但是,他将被追责在疫情期间的表现,因为法国检察机关已经开始对包括菲利普在内的多位部长就他们对卫生危机的处理方式展开调查。他被批评缺乏准备,特别是在口罩短缺问题上。

新华社海南文昌7月23日电  题:出发吧,向着火星!——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正式启航

新华社记者胡喆、王琳琳、周旋

“日月安属?列星安陈?”

7月23日,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探测器成功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升空,正式开启了中国人自主探测火星之旅。

南海之滨,椰风习习,涛声阵阵,高温天气如同中国人探索太空的心情一般火热。我们为什么要探测火星?在去往火星的征途上要历经哪些考验?面对前所未有的任务挑战,中国航天人依靠什么力量创造出新的成绩?跨越2300多年的“向天之问”,如今终于迈出关键一步。

2020年7月23日12时41分,我国在海南岛东北海岸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用长征五号遥四运载火箭将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探测器发射升空,飞行2000多秒后,成功将探测器送入预定轨道,开启火星探测之旅,迈出了我国自主开展行星探测的第一步。新华社记者 才扬 摄

探索新高度——天问正式启航

2300多年前,爱国诗人屈原仰望星空,以《天问》提出177个问题,阐发对宇宙万物的理性哲思。

2300多年后,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被命名为“天问一号”,厚植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精髓,体现着跨越两千多年的不懈求索。

茫茫宇宙,火星是离太阳第四近的行星,大小处在地球和月球之间,是太阳系中与地球最为相似的行星,是一颗承载人类最多梦想的星球。

这一横贯千年的“天问”,既是真理之问、信念之问,更是人类之问。

首次火星探测任务新闻发言人、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副主任刘彤杰表示,探测和研究火星的出发点是为了提高人类对宇宙的科学认知,拓展和延伸人类活动空间,从而推动人类文明可持续发展。

“通过探测火星可获得丰富的第一手科学数据,对研究太阳系起源及演化、生命起源及演化等重大科学问题具有重要意义。”刘彤杰说。

回望我国火星探测的历史,早在“嫦娥一号”任务取得圆满成功之后,业内专家即开始谋划我国深空探测后续发展。

2020年7月23日12时41分,我国在海南岛东北海岸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用长征五号遥四运载火箭将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探测器发射升空,飞行2000多秒后,成功将探测器送入预定轨道,开启火星探测之旅,迈出了我国自主开展行星探测的第一步。新华社记者 胡喆 摄

2010年8月,8位院士联名向国家建议,开展月球以远深空探测的综合论证,国家有关部门立即组织专家组开展了发展规划和实施方案论证,多位院士、专家团队积极参与论证工作,对实施方案进行了三轮迭代和深化,最终于2016年1月正式立项实施。

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起步虽晚,但起点高、跨越大,从立项伊始就瞄准当前世界先进水平确定任务目标,明确提出在国际上首次通过一次发射,完成“环绕、着陆、巡视探测”三大任务。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深空探测领域专家介绍,由该院抓总研制的火星探测器,包括环绕器和着陆巡视器,其中着陆巡视器又由进入舱和火星车组成,进入舱计划完成火星进入、下降和着陆任务,火星车配置了多种科学载荷,在着陆区开展巡视探测。

从地球到火星最遥远的距离大约4亿公里,这么远距离的通信对于火星探测器研制团队而言可谓难上加难。

经过四年多艰苦攻关,研制团队按节点顺利完成了探测器的模样研制、初样研制、正样研制、大系统对接试验等工作,为探测器飞越深空、到达火星提供了坚强支撑。

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工程副总指挥、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主任刘继忠表示,通过首次火星探测任务的实施,我国将验证火星制动捕获、进入/下降/着陆、长期自主管理、远距离测控通信、火星表面巡视等关键技术,为建立独立自主的深空探测基础工程体系夯实基础,推动我国深空探测活动可持续发展。

“火星探测将是中国行星探测的第一步,是深空探测领域从月球到行星的发展历程中承前启后的关键环节,也是未来迈向更远深空的必由之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天问一号”探测器总设计师孙泽洲说。

 飞出新速度——“胖五”正式服役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天问一号”任务是我国独立实施的首次行星探测任务,开启了属于中国人自己的行星探测时代。

从2007年首次探访月球起,我国深空探测已走过13年时光,但一直没有对太阳系内的其他行星开展过探测,主要原因就是受到火箭运载能力的限制。

根据发射任务要求,长征五号遥四火箭将托举探测器加速到超过11.2千米每秒的速度,之后完成分离,直接将探测器送入地火转移轨道,开启奔向火星的旅程。

当航天器达到每秒11.2千米的第二宇宙速度时,就可以完全摆脱地球引力,去往太阳系内的其他行星或者小行星。因此,第二宇宙速度也被称为“逃逸速度”。

“此次发射火星探测器,是长征五号火箭第一次达到并超过第二宇宙速度,飞出了我国运载火箭的最快速度。”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五号火箭总设计师李东说。

此前,长征五号遥三火箭和长征五号B遥一火箭连续发射成功,标志着长征五号火箭已经攻克关键技术瓶颈,火箭各系统的正确性、协调性得到了充分验证,火箭可靠性水平进一步提升。

7月23日,长征五号遥四运载火箭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点火升空,实施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任务)。 新华社记者 郭程 摄

“此次执行应用性发射任务,意味着长征五号火箭正式开始服役。”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五号运载火箭总指挥王珏说。

从人造卫星、载人航天、探月工程,到摆脱地球引力,走向更远的深空,此次发射无疑是中国航天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在航天领域,我们经常讲,一次成功不等于次次成功,成功不等于成熟。”在王珏眼中,承载着使命和光荣的“胖五”火箭,就像他的兄弟一般亲切和熟悉。各方都对“胖五”寄予厚望,“胖五”正式上岗,也意味着更多新的挑战。

2020年7月23日12时41分,我国在海南岛东北海岸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用长征五号遥四运载火箭将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探测器发射升空,飞行2000多秒后,成功将探测器送入预定轨道,开启火星探测之旅,迈出了我国自主开展行星探测的第一步。 新华社记者 杨冠宇 摄

“从长五B首飞到我们7月下旬的首次火星探测任务,间隔仅有两个半月。这意味着在上次任务发射后,发射平台和地面支持系统的恢复时间,相比原来我们计划的进度要压缩30%以上。从火箭研制的角度来讲,我们也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新速度。”王珏说。

作为决定未来中国航天发展格局的型号,长征五号是航天强国建设的重要支撑。作为我国新一代运载火箭的主力,长征五号的运载能力也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游戏规则,高轨卫星一箭多星的时代正在到来。此外,长征五号的关键技术对于支撑我国重型运载火箭的研制也具有重要意义。

“今天,我们可以骄傲地说,中国的‘大火箭’时代已经来临,中国航天将开启新的篇章。”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院长王小军说。

2020年7月23日12时41分,我国在海南岛东北海岸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用长征五号遥四运载火箭将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探测器发射升空,飞行2000多秒后,成功将探测器送入预定轨道,开启火星探测之旅,迈出了我国自主开展行星探测的第一步。 新华社记者 赵颖全 摄

贡献新力度——航天永不止步

前仆后继,吾道不孤。

面对条件的变化、时代的发展,创新始终是中国航天人不断取得成功的胜利密码。中国航天人敢于战胜一切艰难险阻,勇于攀登航天科技高峰,让中国人探索太空的脚步迈得更稳更远。

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工程总指挥、国家航天局局长张克俭表示,在整个火星探测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困难与问题,甚至茶不思饭不想,非常痛苦。如果没有坚韧不拔的精神,很难完成挑战。

“正因为有了‘专业精神,科学态度来解决问题;坚韧不拔,潜心钻研去工作’这种精神文化,才能克服过程中一个又一个难题,达到今天的状态。”张克俭说。

这期间,一批又一批航天“追梦人”默默坚守、无私付出,他们的力量支撑着大国重器奋勇向前。

7月23日,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测控大厅,航天科技人员庆祝发射成功。新华社记者 才扬 摄

——是他们,敢于战胜一切艰难险阻、勇做含泪奔跑的强者。

作为长征五号火箭的第一总指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党委书记李明华是长征五号火箭走出困境的“引路人”。2019年5月,长征五号火箭归零工作遇到瓶颈,陷入巨大被动。此时,李明华临危受命成为型号第一总指挥,上任后的当务之急是为火箭出现的问题找到出路。在讨论改进方案的会议上,与会专家意见出现分歧,他力排众议:“这个方案是我定的,出现任何结果,特别是不利结果我负责!”长征五号最终涅槃重生。

——是他们,面对重重难关,却总说“越是难走的路越要走一走”。

面对任务起点高、关键技术多、验证任务重、研制周期紧等多重难关,火星探测器研制团队艰辛鏖战1600多个日夜。

7月23日,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测控大厅,航天科技人员庆祝发射成功。新华社记者 才扬 摄

“我们起步虽晚但起点很高,从立项到出厂这么快,是大家的光荣和自豪,要珍惜机会。同时,我们还要认真,不做面子工程,要实实在在地去想、去做、去挖。”在火星探测器研制的关键阶段,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技术顾问、中国科学院院士叶培建总是这样勉励大家。

“越是难走的路越要走一走。”面对异常艰辛的攻坚之路,火星探测器总设计师孙泽洲带领研制团队顶住压力,攻克了一系列关键技术,完成了各项大型研制试验。在发射场阶段,他们又克服疫情影响,舍小家为国家,数月奋战在发射场,很多队员来不及照顾自己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晚辈,一心扑在了火星探测的工作上。

——是他们,把简单的事情做好,在平凡岗位上干不平凡的事业。

徐铮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五号火箭发射台检修恢复团队的一员,为了确保火星探测器如期发射,徐铮和他的团队开启了超常工作模式:白天,他见缝插针,与各个系统的其他工作巧妙配合、互不干扰;晚上,他废寝忘食,每天工作到晚上12点以后。年近50岁的他精力旺盛得就像20多岁的小伙子,让所有人都对他刮目相看。

奔涌、向上,揽海巡天,探月牧火。一批又一批航天人用成果践行誓言,用行动激扬梦想。

7月23日,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测控大厅,航天科技人员庆祝发射成功。新华社记者 才扬 摄

36年前,一名高中生在报纸上看到长征三号火箭腾飞的场景,立志要投身这份事业,多年后,他梦想成真,成为一名航天人,并成长为中国航天的领军人才,他就是长征五号火箭的总设计师李东。

当科学家、宇航员是无数孩子的梦想,航天发射无疑是打开梦想之门的一把钥匙。也许未来中国航天的领军人物,也会守在电视前、守在手机上,等待着“胖五”托举火星探测器升空的那一刻。

星辰,尽在眼前;梦想,触手可及。

按照计划,长征五号遥五火箭也将在2020年实施发射,将“嫦娥五号”探测器送入地月转移轨道,完成我国首次月球采样返回任务。2021年一季度,长征五号B火箭将再次出征,执行空间站核心舱的发射任务。

“在艰难困苦中奋起,在奋起直追中磨砺,不管条件如何变化,我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志气不能丢。我坚信,中国航天的舞台必将更加宽广,我们探索宇宙的步伐永不停歇。”见证并参与了我国多次重大航天发射任务的航天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龙乐豪说。

时事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