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7月28日报道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7月25日发表法国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勒戈的文章称,欧洲并不认可美式零和游戏。文章内容编译如下:

美国两年来一直在全球范围与中国进行对抗,其依据是特朗普政府的评估,即几十年来奉行的对华接触政策已经失败。而欧盟在2019年将中国确定为“系统性对手”之后,似乎决心更好地捍卫自己的利益。

尽管欧洲在论调上发生变化,大西洋两岸在如何处理对华关系中的多重挑战上仍存在相当大的分歧。布鲁塞尔拒绝华盛顿似乎盛行的零和游戏,认为与北京的深刻分歧不应阻止它在气候变化等全球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在华盛顿,有关对华政策的讨论围绕着新冷战、“大脱钩”以及其他国家“选边站”的必要性展开。

新型冷战的要素是存在的,这迫使欧洲人考虑中美关系日益恶化和欧洲拒绝选边站的潜在后果。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欧洲人倾向于采取拒绝选边站的立场。

新冠疫情危机加速并深化了美国降低供应链脆弱性的政策。这就需要向那些把关键的技术生产从中国转移到美国或友好国家的企业提供奖励,并鼓励友好国家奉行类似政策。为此,美国邀请了6个印度洋-太平洋国家参与经济共荣网络,以减少它们对中国的依赖。脱钩政策还涉及加强对外资的控制。同时,美国政府可能决定对军民两用技术重新分类,以便更好地控制这些技术的出口和可能的再出口。这对欧洲的生产和出口链产生连锁效应。同样,还有一种强烈的担忧是,美国将对与华为合作的外国公司——尤其是欧洲公司——采取域外制裁措施。它们也将被迫做出艰难的选择。

欧洲人在这一点上并非静观其变。在过去三年跨大西洋关系剧烈波动的背景下,他们可能会缓和局势的严重性,认为他们能够处理好这些新摩擦。然而,这种立场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利害关系的短视看法。一旦这两个大国之间爆发公开危机(甚至冲突),大西洋联盟可能受到直接影响。

印太地区的经济力量平衡已经向中国倾斜,中国的军事实力正在迅速赶上。在这种背景下,在白宫冲动性单边主义行为的激怒下,以及随着好斗的宣言和军事动作成倍增加,发生擦枪走火和危机升级的风险加大,这是非常危险的。公开危机的许多因素是存在的;局势令人非常担忧。

许多欧洲人认为,他们可以处在隔岸观火的舒适状态。但这种公开危机有可能使欧洲人失去脆弱的团结,从而凸显他们的胆怯。这将是极为有害的,因为就美国而言,它期望从欧洲得到坚定的政治和外交团结,甚至可能还有某种直接或间接的军事承诺。美国将对欧洲施加巨大压力,迫使其选边站,而欧洲可能拒绝这样做,可能因此对大西洋联盟产生严重后果。这是一个关键问题。那些不愿将目光转向印太地区的欧洲人应该考虑到,跨大西洋关系或许越来越岌岌可危。

在这种背景下,博雷利最近向美国同行提出的举行以中国为中心的对话的建议是重要而积极的一步。这个对话可能有助于让华盛顿相信,欧盟决心以自己的方式发表看法。通过这样做,欧洲人可以达到战略平衡状态,阐明他们的红线,帮助防止全球冷战以及由傲慢自大和对力量平衡的误判所引发的公开危机。

为此,欧洲人仍需要就共同的战略构想以及有关中国和印太地区的全球战略达成一致。这是布鲁塞尔和欧盟成员国的事,但也涉及专家和研究人员之间加强交流。

参考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