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7月29日报道 据外媒报道,中国自行研发生产的“鲲龙”AG600水陆两栖飞机7月26日成功完成海上首飞,中国海军未来可能使用AG600执行海上监视和后勤支援任务。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7月27日发表了加布里埃尔·多明格斯的题为《中国水陆两栖飞机AG600海上首飞》的报道,相关内容编译如下:

中国自行研发生产的“鲲龙”AG600水陆两栖飞机(又称“水上飞机”)7月26日进行海上首飞,其研发方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当天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宣布了这一消息。

该集团说,这架全长37米的水上飞机当天从山东省日照市起飞,随后抵达该省青岛附近海域,并于当地时间7月26日10时18分从海上起飞。在完成一系列既定试飞科目后,于31分钟后返回降落在日照山字河机场,完成试飞。

此前,这架AG600于2018年10月20日在湖北省荆门漳河机场附近的一个水库完成水上首飞,2017年12月在广东珠海实现陆上首飞。

AG600的翼展为38.8米,是继2016年服役的运-20军用运输机和2017年7月首飞的190座C919商用客机之后,中国自主设计并生产的第3款大飞机。

AG600由4台涡桨-6涡轮螺旋桨发动机提供动力,巡航速度500公里/小时,最大续航时间12小时,最大起飞重量53.5吨。

资料图片:“鲲龙”AG600水上飞机7月26日成功完成海上首飞。(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

AG600最大航程为4500公里,空中灭火作业时可在20秒内完成汲水12吨。航空工业集团说,AG600可根据用户的需要对必要的设备进行加改装,满足其他特殊任务需要。

AG600可能用于民用和军用目的。它的作用将包括海上救援、空中灭火和海洋监测行动。在最后一种情况下,海事局或中国海警可以使用这一系统。

中国海军也可能使用AG600执行监视和后勤支援任务,尤其是在南海。在那里,它可以提供迅速或临时的人员和物资运送。

由于AG600可以从跑道和海上起飞,因此在南海建造的飞机跑道可以成为它的行动基地,而且该型机可以在海况合适的情况下,在面积更小的人工岛上降落。

【延伸阅读】军情锐评:AG600水上首飞意义重大 美退约实为升级核武对抗中俄

参考消息网10月26日报道 过去的几天中,国内外各种“猛料不断”,先是中国国产大型水上飞机AG600“鲲龙”于10月20日在湖北成功完成首次水上试飞。之后的第二天(因当地时差影响,美国仍为10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宣布,美国将退出美苏于1987年签订的《中导条约》,无疑将重启大国间的“导弹军备竞赛”,对国际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10月20日,“鲲龙”AG600在水上平稳降落。当日9时05分,国产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在湖北荆门漳河机场成功实现水上首飞起降。新华社记者 程敏 摄

中国AG600“鲲龙”完成水上首飞意义重大

据央视报道,10月20日,被誉为中国大飞机“三兄弟”之一的中国首款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鲲龙”,当天在湖北荆门漳河机场成功完成水上首飞。作为AG600总设计师的黄领才评价认为,此次试飞对于该机意义重大。他在介绍AG600进行水上首飞难度时特别提到:“由于水面是波动起伏的,会导致机身不断地颠簸上下摇摆,专业术语称为‘纵摇’,如果纵摇失控,飞机就会像海豚一样上蹿下跳,严重时会导致飞机失控扎入水中。”

此外,水上起降还给AG600带来一系列设计难题。黄领才表示,由于水的密度是空气的约800倍,而飞机在水上起飞时的速度和陆上起飞速度一样,要想加速至起飞速度,飞机的阻力特性就要设计得比较好。另外飞机在水面滑行时会有大量水的喷溅,如果这种喷溅不可控的话,会对发动机、螺旋桨或机体结构带来较大冲击和损伤,这就对AG600机身的抗浪性能有严格要求,此次水上首飞成功,也是对AG600能从2米浪高的海面起飞的设计指标的完美检验,而在世界范围内,能达到这一标准的水上飞机也是屈指可数。

除能满足森林灭火和水上救援的迫切需要外,AG600还有一个重要用途就是进行海上搜救,这对飞机能以极低的速度,在极低的高度下飞行能力要求较高,特别是对在大海中搜寻落水人员极为重要,这点在10月20日的水上首飞过程中也得到了一定检验,AG600在降落前曾以极低速度进行了一次低空通场。黄总师透露,AG600的下一步就是进行海上起飞和着陆试验,在完成相关试验后,距离投入使用的日子应是指日可待。

资料图片:美国曾装备的陆基版“战斧”巡航导弹系统,后因美苏签署《中导条约》后撤除并销毁。

美退出《中导条约》实为升级核武对抗中俄

据美联社10月20日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天正式宣布,美国将退出美苏于1987年签订的《中导条约》(下文简称“条约”)。另据报道,就在他宣布美国将退出该条约的不到48小时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就已飞抵莫斯科与俄罗斯高官会晤,正式将这个决定告知俄方。

那么何为《中导条约》呢?该条约全称是《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近程导弹条约》,由美国和当时的苏联于1987年12月8日签署,1988年6月1日正式生效。条约规定两国不再保有、生产或试射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例如美军陆基“战斧”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例如美军“潘兴Ⅱ”战术导弹、苏联的SS-23“蜘蛛”战术导弹、SS-20“佩刀”弹道导弹等),以及相关的发射装置。此外还明确要求缔约方在条约生效后3年内,销毁上述所有巡航导弹及弹道导弹。该条约得以签署是冷战期间的一大转折点,令美苏两个超级大国持续多年的军备竞赛激烈程度有所缓和,后来还成为冷战后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基础性条约。

资料图片:美苏签订《中导条约》后,按条约规定,准备进行销毁作业的苏联SS-23“蜘蛛”战术导弹历史照片。

自“条约”于1988年正式生效30年来,美、俄大体上基本遵守了上述规定内容,但美国近年来频繁指责俄罗斯违反条约,主要是因为自身也要发展远程战略武器需求,以用于对抗中俄。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0月12日报道称,美国正在研发四种可突破俄罗斯防御的远程武器,美国军方正在为与多种敌人作战而做准备,并认为俄罗斯和中国最令其担心。这四种武器中就包括美陆军向洛-马公司和雷神公司提出研发的名为“精确打击导弹”(PrSM)的新型远程打击系统。

其设计指标是可以命中500公里外的静止目标,这比美军现役的“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的射程还要远200公里,PrSM导弹还能搭载巡飞弹药或集束式弹药,打击地面和海上移动目标,从其打击射程明显看出也超出了“条约”划定的红线范围。除此之外,美军还计划研发射程为1600公里的远程高超音速导弹,甚至在必要时可加装战术核弹头。

资料图片:美军未来高超音速导弹设想图。

有如此多的作战需求,也就不奇怪美国为何着急退约了。针对美国退约,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发言人佩斯科夫10月22日警告说,美国退出该条约将让“世界更加危险”。他还说,如果美国退出条约,俄罗斯将被迫采取反制措施以“恢复平衡”。美、俄双方就退约事件还能有怎样的发展,仍需人们拭目以待。(文/黄晋一)

 

(2018-10-26 00:11:00)

【延伸阅读】岛礁守护神!港媒盛赞AG600首飞:中国海上能力再添重器

参考消息网1月2日报道 据香港亚洲时报在线2017年12月25日报道,即便用中国的军事标准来看,AG600也非常庞大。被称为“鲲龙”的水陆两栖飞机AG600在圣诞节期间完成首飞,这是世界在研最大型的两栖飞机。

报道称,AG600翼展38.8米,有4个引擎,能运载50人,续航时间达12小时。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的AG600总设计师黄领才对官方媒体新华社说,AG600的成功首飞使得中国跻身世界少数几个能够开发大型两栖飞机的国家之列。

图为AG600大型水上飞机

报道称,中国航空工业集团花费8年时间开发了AG600。这款飞机与波音737大小相当,可用于执行海上救援和军事行动。AG600飞机目前已获得17份来自中国政府部门和国内公司的订单。AG600最大续航里程4500公里,最大起飞重量53.5吨,还可用于商业运输。

报道援引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军事分析人士詹姆斯·查尔对英国《卫报》的话称:“AG600续航里程有4500公里,能进行水上起降。”

报道认为,中国海上能力再添重器,是在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开始展示肌肉的背景下发生的。新华社说:“AG600是海洋与岛礁的守护之神。”

报道称,查尔对《卫报》说:“这架飞机的能力和机动性,使其成为向那些无法建设机场跑道的海洋岛礁运输物资的理想工具。”(编译/马丹)

(2018-01-02 00:17:00)

【延伸阅读】国产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成功进行海上首飞

新华社青岛7月26日电(记者萧海川、胡喆)7月26日10时许,国产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在山东青岛团岛附近海域成功实现海上首飞。这是AG600飞机继2017年陆上首飞、2018年水上首飞之后的又一里程碑事件,也为下一步飞机进行海上科研试飞及飞机相关性能验证奠定了基础。

9时28分许,由机长赵生、副驾驶刘汝钦、机械师魏鹏和监控观察员焦连跃组成的首飞机组,按预定科目驾驶AG600飞机从山东日照山字河机场滑行起飞。在空中飞行约28分钟后,飞机抵达预定海域附近。

10时14分许,青岛团岛附近海域,AG600飞机逐渐降低高度。一瞬间,飞机的机腹已平稳贴着海面滑行,激起阵阵白色浪花。10时18分许,降落在海面上的AG600,完成机身回转、调整方向,旋即重新加速、机头上昂、腾空而起,在身后留下一道白色的航迹。

完成一系列既定试飞科目后,10时49分许,AG600飞机顺利返回出发机场。伴随着《歌唱祖国》的旋律,飞机通过欢迎水门,机长赵生报告顺利完成首次海上起降科研试飞任务。

与内陆水面相比,海上起降环境更为复杂多变,飞机既要克服高盐度潮湿环境,还要应对水体密度差异、海面波涛浪涌等新情况。此次海上首飞试验,全面探索了海上试飞技术和试飞方法、检验飞机水动性能和水面操控特性、检查飞机各系统在海洋环境中的工作情况,并收集海上飞行数据,以支撑后续相关工作。

“鲲龙”AG600是我国研制的可用于森林灭火、水上/海上救援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具有速度快、机动性好、搜索范围广、搜索效率高、安全性好、装载量大等特点。它既可在水面汲水,也可在陆地机场注水,最多载水12吨;单次投水面积4000余平方米,一次性可救护50名遇险人员。

7月26日,水陆两栖飞机AG600在海面滑行。 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 摄

7月26日,水陆两栖飞机AG600在海上飞行。 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 摄

7月26日,水陆两栖飞机AG600在海面滑行。 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 摄

7月26日,水陆两栖飞机AG600在海面滑行。 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 摄

7月26日,水陆两栖飞机AG600在海面滑行。 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 摄

7月26日,水陆两栖飞机AG600在海上飞行。 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 摄

7月26日,水陆两栖飞机AG600在海面滑行。 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 摄

7月26日,机组人员在水陆两栖飞机AG600成功进行海上首飞返回日照山字河机场后合影。 新华社记者 王凯 摄

7月26日,水陆两栖飞机AG600在日照山字河机场准备起飞。 新华社记者 王凯 摄

7月26日,水陆两栖飞机AG600在日照山字河机场起飞。 新华社记者 王凯 摄

7月26日,在成功进行海上首飞返回日照山字河机场的水陆两栖飞机AG600通过水门。 新华社记者 王凯 摄

(2020-07-27 07:21:49)

中国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