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香港7月29日电(记者刘斐)香港29日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确诊案例118例,累计确诊3002例。其中,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已连续第八天破百。香港各界担忧疫情恐呈几何级数上升,呼吁特区政府出台更加严厉防控举措并尽快向中央求援。

特区政府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29日介绍,当天新增的118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113例为本地感染,其中46例找不到感染源头。至今,香港已有24名新冠肺炎患者不治。

香港新一波疫情来势凶猛,令广大市民恐慌无助,对医疗体系形成巨大压力,更增加了疫情进一步传播的风险。截至28日晚,特区政府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资料显示,有118名确诊患者仍未能入院,当中一例个案自确诊之日起长达七天未获送医。

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29日播发的短片中表示,新一波疫情来势汹汹,香港本地确诊个案大增,很多感染源头未明,感染者来自不同地区、不同行业。

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表示,疫情在社区大规模暴发的风险非常高。这一波疫情可以说是半年以来最严峻和最大的挑战,未来两、三星期极为关键。

香港的新冠肺炎疫情呈“平稳—陡升—平稳—陡升”走势:自1月23日首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至3月20日出现海外输入性病例高发风险为止,是一波平稳可控的疫情期;3月20日开始,香港的确诊病例数陡升,至4月11日累计确诊病例数破千,之后又是一段平稳和缓的疫情防控期;自7月5日再次出现本地确诊病例以来,香港新增确诊病例数急速攀升。

在最新一波疫情发生以来的不足一个月时间内,特区政府已多次收紧防疫措施,包括关闭部分公共场所、收紧公众场所聚集人数限制、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禁止在餐厅堂食、抵港人员强制病毒检测及强制隔离检疫等。

专家分析指出,特区政府应对疫情措施不可谓不快,但快速增长的确诊病例数是本就负荷累累的医疗体系“不可承受之重”。当下必须尽快提高病毒检测能力、扩大隔离收治容量。

目前,香港市场上仅有三家化验所能于短时间内提供规模数以万计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服务。特区政府已决定动用防疫抗疫基金购买相关企业服务,对特定人群进行大规模病毒检测,并为此加强香港整体检测能力。

最新数据显示,香港已经启用的负压病床及病房使用率已分别高达约78.4%及80%。医管局行政总裁高拔陞表示,公立医院床位非常紧张,负压床近乎“爆满”,必须积极在亚洲博览馆筹备隔离设施。

科学防治、精准施策,尽快阻断疫情传播是香港当前压倒一切的任务。有专家和政界人士认为,必须实施全民检测,从源头“清零”,希望特区政府尽快提请中央支援。

有香港媒体界人士表示,向中央请求相应援助将大幅提高香港防疫抗疫能力,是对市民生命安全负责的体现。

为了应对香港疫情大幅反弹,中央已明确表示将支持香港提高核酸检测能力、协助建设“方舱医院”等。只要特区方面有需要,中央将在医用物资、医疗设施设备等方面提供大力援助。

24日,根据中央领导指示,国家卫健委与香港特区政府食物及卫生局、澳门特区政府社会文化司共同举办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特别视频会议,广东省卫健委派员参会。内地与港澳专家就“方舱医院”建设和管理、核酸检测等议题深入研讨,加强技术交流和经验分享。

对此,香港《文汇报》在28日发表评论指出,中央全力解香港抗疫的燃眉之急,关顾香港民生福祉和港人健康安全,充分显示中央一以贯之对香港的关心、爱护和支持。

参考消息网7月17日报道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7月15日发表伊万·阿巴库莫夫和奥克萨纳·鲍里索娃合写的文章《美国的野心可能在南海沉没》,称中国在南海的水面舰艇和潜艇数量超过了印度洋和太平洋的任何(国家的)舰队,因此美中两国近期应该不会在该地区发生严重对抗。俄《祖国军火库》杂志编辑阿列克谢·列昂科夫说:“美国人没有能力进行对抗。”。文章摘编如下: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要对中国采取惩罚措施,中国也针锋相对地宣布对美国实施制裁。美方在快速提高威胁调门的同时,开始谈及美中军事对抗的可能。美国是否有力量兑现自己的威胁?

中方评估认为,南海局势仍然和平且在不断改善。中国外交官称,美国并非南海争议的直接当事国,但它持续介入南海问题,以维护稳定为借口在该地区大秀肌肉、制造紧张并挑起对抗。

对此的事实证明是,美国7月初派遣以“罗纳德·里根”号和“尼米兹”号航母为首的两个核动力航母战斗群赴南海参加演习并向伙伴国家发出“明确信号”。

专家相信,美国将继续向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的国家提供帮助。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安德烈·科尔图诺夫不排除美国从波斯湾地区向南海增派部分舰队的可能。他表示,中国习惯于以双边方式解决争议。美国人知道与中国一对一争论很困难,因此试图把问题国际化。

科尔图诺夫说:“显然,美国舰队将加强在南海的存在,(美军)与地区各国进行联合演习的强度将加大。因为对美国来说,重要的不是领土,而是维护‘自由航行’原则。这是美国数十年来奉行的一贯政策性原则。”他认为,美中未来可能发生新一轮对抗。

俄《祖国军火库》杂志编辑阿列克谢·列昂科夫指出,中国在南海的水面舰艇和潜艇数量超过了印度洋和太平洋的任何(国家的)舰队,因此美中两国近期应该不会在该地区发生严重对抗。他说:“美国人没有能力进行对抗。而中国2005年启动了海军发展计划,目前正在顺利推进该计划。”

资料图片:7月初,美海军“里根”号和“尼米兹”号组成双航母编队巡航。(美海军官网)

参考消息网7月29日报道 境外媒体称,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28日与美国同行举行重要的年度会谈,会谈重点讨论中国对地区安全的影响问题。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7月28日报道,在澳美部长级磋商会议召开前夕,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与国防部长琳达·雷诺兹27日抵达华盛顿。与此同时,澳美两国对北京在亚太地区的政策均持强硬立场。

报道称,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和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将同澳大利亚部长们讨论日益增多的共同关切问题,包括新冠疫情和南海问题。

据报道,出发之前,佩恩和雷诺兹几乎不加掩饰地批评北京,她们发表了联合声明。这份声明未点中国之名。

报道介绍,此次会谈是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澳大利亚部长的首次海外之行。之前,有报道称特朗普政府敦促会谈以部长亲自参加的方式举行,而不是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

报道指出,澳美与北京的关系跌至数十年来的低谷,澳美部长级磋商的预定议事日程作为最新迹象,表明这两个盟友正越来越紧密地走向一致强硬对华的立场。

又据外交部网站7月28日报道,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针对美澳举行高层磋商讨论中国议题时表示,中方立场是一贯的。中国对地区国家间正常交流合作不持立场,但有关合作应有利于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有利于增进地区国家间相互信任,不应针对第三方或损害第三方利益。当前美国蓄意破坏中美关系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程度。

参考消息网7月29日报道 据外媒报道,中国自行研发生产的“鲲龙”AG600水陆两栖飞机7月26日成功完成海上首飞,中国海军未来可能使用AG600执行海上监视和后勤支援任务。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7月27日发表了加布里埃尔·多明格斯的题为《中国水陆两栖飞机AG600海上首飞》的报道,相关内容编译如下:

中国自行研发生产的“鲲龙”AG600水陆两栖飞机(又称“水上飞机”)7月26日进行海上首飞,其研发方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当天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宣布了这一消息。

该集团说,这架全长37米的水上飞机当天从山东省日照市起飞,随后抵达该省青岛附近海域,并于当地时间7月26日10时18分从海上起飞。在完成一系列既定试飞科目后,于31分钟后返回降落在日照山字河机场,完成试飞。

此前,这架AG600于2018年10月20日在湖北省荆门漳河机场附近的一个水库完成水上首飞,2017年12月在广东珠海实现陆上首飞。

AG600的翼展为38.8米,是继2016年服役的运-20军用运输机和2017年7月首飞的190座C919商用客机之后,中国自主设计并生产的第3款大飞机。

AG600由4台涡桨-6涡轮螺旋桨发动机提供动力,巡航速度500公里/小时,最大续航时间12小时,最大起飞重量53.5吨。

资料图片:“鲲龙”AG600水上飞机7月26日成功完成海上首飞。(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

时事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