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如何平衡反垄断和经济创新发展?二者不矛盾

如何平衡反垄断和经济创新发展?二者不矛盾

3月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显示,根据立法工作计划将修改反垄断法。近期,反垄断话题备受关注。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到“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3月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显示,根据立法工作计划将修改反垄断法。近期,反垄断话题备受关注。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到“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从去年11月发布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到12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三起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的案例进行顶格处罚,再到近期对社区团购价格战开出罚单。“反垄断”从各类政府文件中走入了大众视野。

  3月5日,新京报举办2021全国两会经济策论坛,邀请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金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法专家宁宣凤;以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汪浩,就相关话题进行探讨。

  三合一改革提高反垄断效率

  魏建国表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很重要。历史上,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已经有过教训。垄断对市场经济造成极大的损害,当前要密切注意苗头,越来越多平台通过不断扩张,达到了一种资本无序发展的状态。

  “现在很多电商平台出现贸易、消费的垄断,与我们国际化、法制化、市场化的市场经济相违背。发展提倡竞争,但竞争到最后出现垄断就不值得提倡。现在要不断地推行新的以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为主的市场经济体系,反垄断是当务之急。”魏建国说。

  其表示,市场经济提倡公平竞争、创新精神,但现在有些大平台掌握大量的信息、资本、渠道、资源。经济发展当前阶段,要做好准备工作,发现苗头时,通过警示、谈话等手段,达到提示目的。对于反垄断越早发现越好,越早规制越好。越大的平台越要带头做好反垄断工作,一方面政府要提示,另外企业要自觉。

  中国的反垄断法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如果套用西方的那一套,可能不适应中国经济发展。要提倡公平竞争,在同一起跑线上;相关案件需要听取多方意见。此外,政府的反垄断部门,要加强多部门间的联系。

  大部制改革对市场有好处,提高了效率。过去反垄断的认定、裁决、批复由好几个部门负责,多部门联系职责重复、效率低下,不利于市场的发展,也不利于企业的发展。此外,反垄断流程很多,之前人力资源不够,三合一由一个部门全面审核,是一种进步,可以对症下药,有利于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反垄断发展。

  反对资本的过度集团化

  汪浩表示,从表象上来看,有越来越多的平台涌现,意味着竞争在加剧,反垄断方面的问题还没有那么严重,但是资本扩张的问题现在变得越来越严重。市场经济不可避免出现资本,是要反对资本的过度集团化。

  “反垄断的核心是鼓励竞争,兼顾公平。平台经济反垄断重点要鼓励进入。不要去打压和限制现有的平台,否则影响平台企业的积极性,鼓励竞争也会产生一些我们不想看到的结果,比如竞争太多,规模经济和网络效应也会受到影响,必然要妥协。”汪浩表示。

  一个企业的实力往往取决于免费服务规模,免费服务规模越大,实力往往更强。但既然核心服务是免费的,那如何认定有能力通过提高价格赚更多的利润呢?这就给市场界定带来一定的困难。如果市场范围的界定比较困难,那么市场份额的计算也会有难度。

  建议由检方提起反垄断公益诉讼

  朱列玉表示,平台经济创新发展与反垄断之间的关系不仅是不矛盾的,而且是相互促进的。之所以反垄断就是为了更好的创新。“反垄断不让某一个主体一家独大,一家独大之后,市场没有创新的动力。反垄断本身就是对整个经济负责,对老百姓负责,让我们老百姓在商家竞争中间获得更多的利益。”

  其认为,消费者维权的成本太高。因某些不合理因素一次损失几十元,那一年因此损失几百元,但是如果去打场官司的话,诉讼费和律师费却是很高的。建议由检方提起反垄断公益诉讼,就能对涉及垄断性的不合理行为进行有效的制止和遏制。

  增加反垄断执法机构人力资源

  宁宣凤表示,反垄断法立法目的包括保护市场的公平竞争和维护消费者利益。滥用市场的支配地位,会导致对市场竞争的减损甚至消除,最后消费者会受到损害。近年来,由于我国企业持有和申请的知识产权的数量增多,导致这类作为起诉方的案子增多。

  “充分竞争的市场对消费者有利,可以令企业持续创新,对企业有勇立潮头的激励。现在大平台也是充分竞争的既得利益者。但不必逢大必反,只要大企业不滥用市场地位,是可以和小企业在同一竞争体制机制和平台竞争,这也是一个真正有活力的市场应有的状况。”宁宣凤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商经济蓬勃发展,与电商相关的平台企业迅速成长。如果对这些公司规制,大家的感受会更深,但中国不只针对这些平台企业,我们的核心技术产业还要继续做大做强。反垄断执法首先要保护竞争、保护消费者利益,但我们在执法的时候,既要带有时代的特点和烙印,也必须有长远的经济目标和战略考量。

  要研究如何在法律上进行富有创新的立法执法。比如进行包括拆分在内的救济方式,而不是只有一种简单的罚款,或惩罚型等否定式处理方式。拆分可以给企业带来多元化经营的思路。

  宁宣凤表示,经营者集中的行为并不等于垄断,集中是力量的集中,但力量的集中是否造成排除限制竞争的影响?只有申报后,由执法机构来做判断是否垄断。只有申报批准了才可以继续往下走。

  我国现阶段反垄断执法人员太少,无论在美国还是在欧洲,反垄断执法机构有上千人,而我国三个机构合并之后也就几百人,需要呼吁增加反垄断执法机构人力资源。

数科云 - www.it6l.com

责任编辑:jhb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