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7月30日报道 据韩联社首尔7月28日报道,韩国7月28日宣布,根据与美国达成的新导弹指南,该国已能研发使用固体推进剂的火箭。

青瓦台国家安保室第二次长金铉宗说,韩美两国同意取消对首尔使用固体燃料用于火箭发射的限制。该限制已长达数十年之久。

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韩国企业、研究机构甚至个人今后“研发、制造和持有”太空火箭时,从技术上来说将不仅可以使用液体燃料,还可以使用固体燃料和混合燃料。

他还表示,这将有助于提高韩国军队的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

金铉宗认为,这项协议使韩国能够随时随地发射在距离地面500至2000公里高度飞行的低地轨道军用间谍卫星。他强调说,在这种情况下,整个朝鲜半岛将处于韩国军队的24小时监视之下,即所谓的“一眨不眨的眼睛”。

报道称,首尔1979年首次与华盛顿签署了导弹指南。上一次修订该指南是在2017年,取消了对韩国弹道导弹弹头重量不得超过500公斤和射程不得超过800公里的限制。

金铉宗还说,射程和重量限制仍然存在,但是如果有军事需要的话,可以“适时”解决。

报道指出,韩国总统文在寅2019年10月指示青瓦台国家安保室与美国就这项导弹指南举行谈判。自那以后,金铉宗领导了长达9个月的谈判。

资料图片:韩军试射“玄武”地对地导弹资料图。(韩国国防部官网)

【延伸阅读】韩国将投产新一代“海弓”舰空导弹 合同价值6.33亿美元

参考消息网9月16日报道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9月13日报道称,韩国国防采办计划管理局在近期的一份通知中说,它已经批准大规模生产“海弓”舰空导弹系统。这种韩国研发的下一代舰空导弹也被称为K-SAAM导弹。

DAPA说,生产合同将于2019年第4季度签署,合同价值达7500亿韩元(约合6.33亿美元),将持续到2036年。

《简氏防务周刊》此前曾报道称,K-SAAM中程导弹是由韩国LIG NEX1防务公司与国防发展局合作研发的,该导弹系统的研发工作于2018年12月宣布完成,国防发展局是DAPA的附属机构。

报道认为,投入使用后,这一新系统将取代“海拉姆”近防导弹。预计从2021年开始,韩国海军舰艇将装备K-SAAM导弹,韩方还将寻求出口机会。

资料图片:防展上展出的韩国“海弓”舰空导弹(最右)。(韩国国防部)

(2019-09-16 11:12:32)

【延伸阅读】韩美首次宣布举行导弹防御系统整合及联合演习引猜测

参考消息网6月12日报道 据韩联社首尔6月11日报道,韩国国防部11日表示,韩美导弹防御系统整合及联合演习与韩军收回作战指挥权密切相关,但与韩军是否加入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无关。

报道称,韩国国防部副发言人11日在记者会上表示,这是一场与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挂钩、打造韩国军队核心力量的军演,也是由韩军主导防范朝鲜发射弹道导弹的例行演习。

有观察人士此前认为,韩军此次演习可能旨在准备加入美国和日本联合打造的导弹防御系统。但该发言人明确否认此举与美国导弹防御系统有关。

韩国国防部长官郑景斗10日在全军主要指挥官会议上表示,韩美导弹防御系统整合及联合演习已正常实施。韩军正式发布该演习举行的消息尚属首次。

(2020-06-12 14:39:43)

【延伸阅读】俄媒解读:美向韩出售“标准”-2导弹意图何在?

参考消息网5月20日报道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5月18日发表阿列克谢·扎克瓦辛与阿纳斯塔西娅·阿格耶娃的文章《为何美国增强韩国反导防御》,摘编如下:

美国防务安全合作局宣布,美国计划向韩国提供总价3.139亿美元的94枚“标准”-2 Block ⅢB导弹。该局称,出售这些武器“不会改变该地区基本军事平衡”。但专家认为,扩大韩国反导系统能帮助华盛顿维持该地区紧张局势。分析人士认为,美国企图确保在东亚的军事优势,并向俄罗斯、中国和朝鲜施加压力。

美国国务院批准向韩国提供“标准”-2 Block ⅢB导弹的申请。

美方承诺提供技术支持,培训人员和协助运输。除导弹外,首尔还将获得一批导弹安装使用所需的额外设备。

美国防务安全合作局指出,“标准”-2 Block ⅢB导弹将保障韩国的防御能力,提高首尔和华盛顿的武器兼容水平。

“标准”-2导弹是20世纪80年代研发的,属于部署在美国大型舰船上的“宙斯盾”武器系统的一部分。该导弹已多次升级,但仍被认为是上一代武器。“标准”-2 Block ⅢB则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制造的。从上世纪末起,美国一直在开发“标准”-3导弹,其作战能力大大超过“标准”-2。

俄罗斯防空兵博物馆馆长尤里·克努托夫表示:“‘标准’-2型导弹的能力非常有限,也许能击落弹道导弹,却肯定不能拦截机动目标,优势只在于相对便宜。”

克努托夫认为,美国想向韩国供应“标准”-2型导弹的原因有很多:演习发射需要、韩国海军计划补充弹药、“标准”-3型导弹造价高昂等。他并不排除如下可能性——导弹交付也是美国一贯咄咄逼人的武器销售政策的结果。

克努托夫说:“美国以惯于向盟国硬推武器合同而闻名。盟友远远不是一直能得到先进武器装备。盟友提出购买武器的正式请求并不意味着,这份合同不是华盛顿提议或强加的。顾己不顾人的对盟友态度是美国政策的一个显著特征。”

俄罗斯国际人文政治研究所专家弗拉基米尔·布鲁捷尔提示说,任何在俄边界附近加强反导防御能力之举都是对俄国家安全的威胁。

布鲁捷尔说:“华盛顿需要出售‘标准’-2型导弹来解决军事政治任务——加大向朝鲜、中国和俄罗斯施压。俄罗斯坚决反对美国扩大反导系统。”

俄罗斯国防部认为,“反导系统因素对军备竞赛、核裁军和确保战略稳定有直接影响”。

莫斯科认为,华盛顿以“关于伊朗和朝鲜导弹威胁的无稽之谈”为借口部署反导系统。正因如此,美国人倾向于高估平壤和德黑兰的战力。

美国问题专家、历史学副博士铁木尔·涅林指出,华盛顿意欲维持首尔和平壤之间的紧张局势。向韩国供应防空导弹等武器只是该事实的又一例证。

涅林认为,美国人不打算放松控制,不打算在制裁政策上作出重大让步。

他解释说:“打着‘朝鲜威胁’的幌子,美国在韩国保留着一支庞大驻军,扩大在该地区的反导系统和军事基础设施。这体现了美国在东亚的战略方针——遏制中俄。”

布鲁捷尔认为,美国与韩国的军事技术合作旨在确保在东亚的军事优势。部署反导系统部件是完成该任务的主要工具之一。

布鲁捷尔得出的结论是:“韩国甚至比日本更依赖美国。我不认为朝鲜半岛开战符合美国的利益,但韩朝和解对美国绝对没好处。因此,华盛顿利用各种手段力争让韩国在军事上对朝具有明显优势,维持首尔与平壤之间的紧张关系。”

资料图:从陆基“宙斯盾”发射“标准”-3IIA导弹。(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

(2019-05-20 11:47:15)

周边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