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8月4日报道 据西班牙《消息报》网站8月3日报道,随着新一学年的临近,美国父母们的焦虑与日俱增。为避免孩子用视频会议软件再上一学期的课,家长们尝试了各种学习替代方法,其中就包括“疫舱”。

报道称,“疫舱”指的是“新冠一代”的私人微型学校。对于那些可以在孩子身上付出时间的家庭来说,线上教育可能也不是一种选择。根据纽约市对市内所有家庭进行的一项调查,绝大多数纽约家长希望孩子重回校园。但是,因担心感染而持反对态度的家长也不在少数。

通过“疫舱”这种“学习胶囊”,家长们试图让他们的孩子赶上在教育上的差距。这一解决方法是家庭教育的新版本,是偏远农村地区或特殊需求儿童的父母普遍使用的一种模式。授课的往往是家长或家庭教师。

聘用一名教师一年很容易花上10万美元。即使是一名教师同时教五个小孩,对大多人来说也过于昂贵。线上集体辅导课程每小时收费45至75美元不等。这一热潮导致高质量且价格合理的私人家教所剩无几。另一种可能是雇用一名受过良好教育的保姆来监督小孩完成作业。

报道称,最廉价的选择是让父母承担教学工作。纽约和加利福尼亚学区负责人警告称,这种私人教育替代模式会腐蚀公立教育,特别是家境贫穷的小孩。但是,主张这一解决方案的父母在回应有关微型学校引发道德问题的批评时称,正在走向失败的是体制本身。美国布朗大学经济学教授埃米莉·奥斯特认为,这一争论凸显了疫情暴发前就已经存在的不平等现象。

报道认为,“学习胶囊”这一解决方案似乎是极端做法。但是,它与美国教育体制的现状没太大区别。公立学校的经费来自财产税。这使得城市最富有的地区拥有最好的学校。此外,父母们还提供捐赠,使额外聘请教师、购买教学材料、组织郊游以及拓展课程成为可能。所有这些都使得经济上占据优势的学生取得更好的结果。(编译/李子健)

3月3日,位于美国纽约布朗克斯区的SAR学院暂时关闭。当天,纽约及周边地区至少两所学校为应对疫情采取预防措施而暂时关闭。新华社发

欧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