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8月4日报道 美国《政治报》网站7月27日刊载题为《城市之死》的文章指出,这场疫情改变了人们的工作方式,也迫使城市重新考虑它们所提供的服务,城市的命运也会随之改变。文章编译如下:

大约700年前,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的锡耶纳是一个繁荣的银行业和手工业重镇,有超过5万居民——人口规模仅次于中世纪的“大城市”巴黎、伦敦和米兰。

但在1348年,正是欣欣向荣的锡耶纳处于黄金时代的时候,一场黑死病让它的繁荣戛然而止。短短几天,60%的人口死亡,这座城市一落千丈,从此黯然失色。直到20世纪,它才恢复到疫情之前的规模。

新冠肺炎疫情远没有中世纪黑死病那么致命,但它造成的社会和经济突变已经在欧洲现代化城市留下有形的印记:随着人们选择居家工作,曾经熙熙攘攘的商业区变得空空荡荡。商店和餐馆闭门谢客,公共交通放慢节奏。

“文化城市”模式生变

人们还有理由相信,这场疫情带来的影响甚至可能比之前发生的那些疫情更加深远。自从大约6000年前新月沃土一带诞生最早的城邦以来,人口稠密的城市中心第一次不再垄断推动文明向前发展的经济和文化联系。

对许多担心新冠病毒的员工——以及希望在随后的经济危机期间降低成本的雇主——来说,视频会议、共享文件和即时通讯等技术提供了替代高层办公楼的可行选项。

与此同时,视频流和社交媒体以及推特等网站的服务让人们可以体验几百年来把大量人群吸引到大城市的活跃文化和社区。

赫尔辛基大学欧洲城市历史教授彼得·克拉克说:“这场大流行有可能给城市带来切实的影响。如果没有第二波疫情,变化可能比人们猜测的要小得多。但如果有的话,我们可能会看到欧洲的‘文化城市’模式受到严重影响。”

毫无疑问,这场大流行改变了工作方式。

今年早春,随着新冠病毒在欧洲传播,各国政府采取限制措施,迫使医疗卫生和超市等关键行业以外的所有人员在家工作,以控制新增感染病例。

在实行封控措施之前,远程办公在大多数欧洲国家并不是特别普遍。根据欧洲改善生活和工作条件基金会收集的数据,2015年只有11%的德国人和8%的意大利人“偶尔”进行远程办公。

但随着疫情的发展,员工和企业非常迅速地适应了新的现实。政府、企业和其他会议转到网上营运;授课采用虚拟形式;电子医疗和虚拟现实治疗方案开始兴起。

居家工作趋势已在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新的行为是否会延续下去——或者说,大多数人是否会尽快回到办公室。

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远程办公专家尼古拉斯·布卢姆说,指望每个人都无限期居家工作是不现实的,但50%到60%的人是可以继续这样做的。

他说:“三分之一的劳动人口——办公室工作人员和高级管理人员——百分之百的时间可以远程办公。另外三分之一——服装设计师、房地产经纪人、科研人员——大部分时间可以这样做,但有时需要去现场。还有三分之一根本做不到这一点:这些人大多是低薪的服务行业人员,但也有一些比较高端的工作岗位,比如牙医、外科医生和飞行员等。”

麦肯锡咨询公司高级合伙人斯文·斯米特说,虽然现在确定这种转变会持续下去还为时过早,但“趋势已经存在”。

办公室一旦终结,将改变城市面貌。不受早上通勤限制的员工将可以自由地前往郊区和乡村。

欧洲有一个悠久的传统,即富裕的城市居民为躲避瘟疫逃到乡村,把穷人和工薪阶级留在城里。在新冠危机期间,西班牙和法国等重灾区的城市精英离开城市,前往更绿色、更安全的牧场。

如果疫情反复,或居家工作的现象继续增加,这一趋势可能很容易持续下去。如果你能在山间住所从事一份有同等吸引力的工作,为何还要花钱租住大城市的小公寓?从雇主的角度来说,如果你能以较便宜的价格找到同样的人才,即便你从来没有或很少当面见过雇员,为何还要支付大城市的薪资?

谁来决定城市命运

当然,逃到乡村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尤其是对习惯于娱乐活动和便利生活的城市居民来说。

欧洲地区委员会主席阿波斯托洛斯·齐齐科斯塔斯说,农村地区没有现代城市居民所期待的基础设施。他说:“即使在家工作,没有宽带,怎么能在农村工作呢?没有合适的学校,怎么养孩子?没有足够的医院服务,如何应对新冠病毒?”

城市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决策者的决定。

由于欧盟领导人承诺设立一个7500亿欧元(1欧元约合人民币8.2元——本网注)的抗疫复苏基金,欧盟地方当局急于确保布鲁塞尔的刺激计划不仅帮助大城市,也帮助欧洲被遗忘的边远地区。齐齐科斯塔斯说,欧盟的资金应该投向关键的投资项目,比如在农村地区建设急需的交通和数字基础设施。“欧盟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并非所有人都相信新冠病毒会意味着充满活力的城市中心的终结。

受新冠病毒影响最大的城市之一米兰市市长朱塞佩·萨拉对《政治报》记者说,他认为从长远看,城市不会受到这场大流行的严重威胁。他说:“30年前我们讨论人们厌倦城市的问题,但现实表明情况并非如此。”不过他承认,这场健康危机正迫使城市重新考虑它们所提供的服务。“城市必须改变。”

在地方政府加紧采取行动重振农村社区之际,城市并没有等闲视之:它们推出新措施,一定程度上旨在抵消新冠疫情的影响,留住比较富裕的居民。

米兰安装了自行车道;允许商家利用数千平方米的空间设置室外营业场所,以便人们可以保持社交距离;实施新的节能措施——这些措施都旨在让这座城市更具吸引力。

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提出了雄心勃勃的计划,要让城市生活更加本地化、节奏放慢。像米兰一样,巴黎推出了新的自行车计划,并对街道进行改造,让人们可以在不拥挤的情况下四处流动。

即使城市不会式微,像新冠疫情这样的大流行可能会打乱时运。

在欧洲,那些比其他城市更好地经受了新冠危机的城市可能变得更有吸引力,而在保护民众方面表现不佳的其他地区可能变得不那么有吸引力。

2020年3月,西班牙城市巴塞罗那的一名警察在搜寻违反居家令的市民。(原载美国《政治报》网站)

欧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