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资讯 > 正文

葛卫东潜伏三年 在炒作疫苗的暴涨行情中金蝉脱壳

葛卫东潜伏三年 在炒作疫苗的暴涨行情中金蝉脱壳

【大佬葛卫东潜伏三年 在炒作疫苗的暴涨行情中金蝉脱壳】从2017年开始买入埋伏,股价三年不涨,葛卫东坚定持股不动。去年二三季度,西藏药业飙涨六七倍,在行情启动后大举加仓...

标题:葛卫东潜伏三年,在炒作疫苗的暴涨行情中,金蝉脱壳……

摘要 【大佬葛卫东潜伏三年 在炒作疫苗的暴涨行情中金蝉脱壳】从2017年开始买入埋伏,股价三年不涨,葛卫东坚定持股不动。去年二三季度,西藏药业飙涨六七倍,在行情启动后大举加仓,在行情回落后兑现卖出。(上海证券报)

  大佬葛卫东在西藏药业上的操作,堪称是金蝉脱壳的经典案例。

  从2017年开始买入埋伏,股价三年不涨,葛卫东坚定持股不动。去年二三季度,西藏药业飙涨六七倍,在行情启动后大举加仓,在行情回落后兑现卖出。

  3月12日,西藏药业公布的2020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在其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已经不见了葛贵兰的身影。根据公开资料,葛贵兰是葛卫东的姐姐。考虑到葛卫东的前期投资能力和赫赫战功,葛贵兰的持仓操作和葛卫东关系极大,我们不妨视为葛卫东的操作。

  从上图可以看出,葛贵兰已经从十大流通股东中消失,这也意味着,葛贵兰持股最多也不足136万股。

  根据西藏药业的定期报告,截至2020年3季度末,葛贵兰持有407.7万股。在2020年6月底,葛贵兰持有量高达1093.7万股。

  从葛卫东在西藏药业的持仓变动情况看,早在2017年三季度,葛卫东首次建仓西藏药业,买入330.43万股,当年四季度再度加仓159.58万股,从2017年底至今年一季度,持股数量均为490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2.73%。

  不过,从葛卫东买入后西藏药业的股价表现看,直到2020年四五月份,依然处于盈亏平衡状态,在此之前更是处于浮亏状态。

  从走势图可以看出,在西藏药业行情启动之后,葛卫东选择了大举加仓,2020年二季度,西藏药业股价上涨了1.45倍,葛卫东持仓从一季度末的781万股,增加到二季度末的1093.67万股。进入三季度以后,西藏药业开始狂飙,短短一个月时间,股价又涨了1.7倍。如果从启动前的底部算起,股价则上涨了六七倍。

  在8月初短暂冲击高点之后,西藏药业股价开始回落,短短一个多月时间,股价从180多元跌到不足80元。在三季度的过山车行情中,葛卫东大举减仓,截至三季度末,持有407.7万股。到了2020年底,股价进一步回落至65元左右,在去年四季度的阴跌过程中,葛卫东已经全部清仓。西藏药业的最新股价已经不足50元。

  从葛卫东的操作情况可以看出,或许给投资者一些启示:

  第一,潜伏期高达三年。只有能忍受住长期亏损,亏得起并且熬得住,才能在最后赚到钱。

  第二,当机会确定到来时要敢于加仓。从某种意义上看,投资就是在确定性上加杠杆。2020年西藏药业股价上涨了1.45倍左右,但葛卫东依然选择了加仓,或许就是这个原因。机会不到熬得住,机会来了不畏高,是能赚钱的重要原因。

  第三,在特殊事件推高的股价上涨中脱身。

  2020年6月16日,西藏药业发布公告切入疫苗领域,西藏药业公告表示,与斯微生物基于各自优势能力及战略资源缔结面向全球的独家战略合作关系,将通过向斯微生物支付新冠疫苗产品、结核疫苗及流感疫苗产品合作对价,获得上述产品全球独家开发、注册、生产、使用及商业化权利。在当时疫苗股备受追捧的情况下,西藏药业成了疫苗概念股,股价疯涨。在上述因疫苗概念炒作的暴涨行情中,葛卫东选择了离场。

  尽管因疫苗概念被爆炒,但是直到目前,疫苗依然悬而未决。根据西藏药业2020年年报,在谈到和斯微生物时,西藏药业表示“合作款已付、未来依然有不确定性”。

  在年报中,西藏药业表示“斯微生物已获得新冠肺炎mRNA疫苗《药物临床试验批件》,公司已按照协议约定,支付给斯微生物7000万元里程碑款,公司将按计划推进临床试验工作;”但是,“由于该项目涉及的预防性疫苗产品在中国尚处于临床阶段,海外相关工作尚未启动,海外申报、注册、审评、产品上市需遵照当地的法律法规要求,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该疫苗还需要经过临床I期、II期和/或III期试验、上市批准、生产设施认证/核查(如适用)等主要环节,方可上市。存在研发失败以及能否获得药品监管机构等相关部门的上市批准、通过生产设施认证/核查(如适用)等不确定性因素。”

  不过,根据西藏药业年报,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7亿元,同比增长9.32%;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为4.18亿元,同比增长33.87%;基本每股收益1.69元。公司年报拟向全体股东按每10股派发现金5.10 元(含税)。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责任编辑:DF398)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