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资讯 > 正文

总理记者会详解政策松紧度:去年没有搞量化宽松 今年没有必要“急转弯”

总理记者会详解政策松紧度:去年没有搞量化宽松 今年没有必要“急转弯”

【总理记者会详解政策松紧度:去年没有搞量化宽松 今年没有必要“急转弯”】李克强在发布会上还表示,在稳定杠杆率的同时,引导金融企业合理让利,使中小微企业融资更便利、融资成...

原标题:总理记者会详解政策松紧度:去年没有搞量化宽松,今年没有必要“急转弯”

摘要 【总理记者会详解政策松紧度:去年没有搞量化宽松 今年没有必要“急转弯”】李克强在发布会上还表示,在稳定杠杆率的同时,引导金融企业合理让利,使中小微企业融资更便利、融资成本做到稳中有降。考虑到今年政策利率的调降概率不大,金融监管部门可能主要通过延续直达实体的货币政策工具、减少银行收费等措施来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21世纪经济报道)

  “去年我们没有搞宽松政策,或者说所谓量化宽松,今年也就没有必要‘急转弯’,还是要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可持续性,着力稳固经济,推动向好。”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闭幕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记者会并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量化宽松”简称QE,是一种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去年受到疫情冲击,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央行重启或加码量化宽松,其资产负债表大幅扩张。而中国是主要经济体中保持正常货币政策的经济体,降准降息均有空间,去年通过降准、降低政策利率的方式稳经济,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保持稳定。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预计今年货币政策将更加灵活地平衡稳增长、稳杠杆、防通胀、控风险等目标,中国央行降息、降准的概率不大,主要通过“逆回购+MLF”的组合来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后续M2和社融增速将逐渐回落。

  李克强在发布会上还表示,在稳定杠杆率的同时,引导金融企业合理让利,使中小微企业融资更便利、融资成本做到稳中有降。

  考虑到今年政策利率的调降概率不大,金融监管部门可能主要通过延续直达实体的货币政策工具、减少银行收费等措施来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

  没有搞量化宽松

  为应对疫情引发的金融动荡,提振市场信心,美欧等发达经济体推出超宽松的货币政策。2020年3月,美联储2次降息共150个基点,进入“零利率”行列。美联储降息后,其他国家的货币政策空间打开,纷纷跟随降息。与此同时,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央行重启或加码量化宽松。

  中国央行也推出多项举措应对疫情冲击。在价格型工具方面,中国央行先后下调了逆回购利率、MLF利率,合计30BP;在数量型工具方面,中国央行通过多次降准和公开市场操作释放流动性。

  李克强在发布会上表示,去年面对罕见的巨大冲击,我们及时果断采取措施,但也保持定力,没有搞“大水漫灌”。“去年我们没有搞宽松政策,或者说所谓量化宽松。”

  量化宽松最初由日本央行于2001年提出,是指在利率等常规货币政策工具不再有效的情况下,央行通过购买国债、企业债券等方式增加基础货币供给,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以刺激微观经济主体增加借贷和开支。

  分析来看,中国仍是主要经济体中保持正常货币政策的经济体,降准降息均有空间,因此中国央行不需要以央行大规模扩表的方式投放流动性。而欧美日政策利率为零甚至采取负利率政策,只能通过资产购买等“非常规的货币政策”稳定经济。

  中国央行在2020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称,2020年以来,我国坚持正常货币政策,是少数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主要经济体,正常货币政策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利率保持在合理区间,没有采取零利率甚至负利率;二是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基本稳定,银行货币创造的市场化功能正常有效发挥;三是宏观杠杆率和货币信贷增速远低于2009年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时期。

  “2020年,我国坚持正常货币政策,比较好地把握了稳增长和防风险的长期均衡,经济增长2.3%,是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这有利于带动全球经济恢复,进而有利于其他主要经济体未来恢复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央行称。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总规模为7.41万亿美元,相比2019年末扩张3.2万亿美元。同期,欧央行、日本央行分别扩张3.3万亿美元、1.5万亿美元。此轮扩张后,三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也超越了中国央行。中国央行方面,2020年末资产负债表规模为5.94万亿美元,相比2019年末扩张0.6万亿美元。

  “量化宽松短期能平息金融市场动荡。”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张明表示,“但大规模的QE可能诱发金融机构新一轮道德风险,推动资产价格快速上涨,加剧收入分配失衡的局面。此外,也可能会妨碍经济与金融市场出清,从而降低创新的概率、抑制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

  引导金融企业合理让利

  李克强还表示,今年没有必要“急转弯”,还是要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可持续性,着力稳固经济,推动向好。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还是要注重把肥施在根上,现在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微企业还在恢复元气中。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宏观政策要继续为市场主体纾困,保持必要支持力度,不急转弯,根据形势变化适时调整完善,进一步巩固经济基本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行长徐诺金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货币政策不急转弯意味着货币政策要根据经济运行的恢复态势,适度择机回归常态,不能再像去年应对疫情冲击时那样松和放。随着经济恢复势头的上升,货币政策向常态边际调整,市场利率出现变化,甚至有所提升的现象应该说是正常的。

  李克强还表示,在稳定杠杆率的同时,引导金融企业合理让利,使中小微企业融资更便利、融资成本做到稳中有降。

  2020年,为应对疫情冲击,国务院要求金融系统对实体经济让利1.5万亿。从监管部门公布的数据看,这一让利目标已经完成。其中,引导贷款利率下降让利5900亿,占比近四成。此外,银行减少收费、支持企业重组和债转股,设立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引导债券利率下行,再贷款再贴现支持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分别让利4200亿、3800亿、1200亿、460亿。前述五项让利规模合计达到1.56万亿,略超目标值。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优化存款利率监管,推动实际贷款利率进一步降低,继续引导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今年务必做到小微企业融资更便利、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此前市场有解读认为,今年名义利率大概率不变,但由于通胀上升,实际利率会有所下降。徐诺金认为,这里的实际贷款利率要从实体经济综合融资成本的角度去理解,既包括贷款合同利率,也包括其他的一些融资成本,如担保费、评估费等。这与经济学中经常谈到的实际利率等于名义利率扣除通货膨胀率是两回事。

  徐诺金表示,今年政策利率和LPR很可能不会下调,但再贷款再贴现资金、两项直达实体的货币政策工具、银行减少贷款收费等措施仍将继续,从而继续推动实际贷款利率下行。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延续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加大再贷款再贴现支持普惠金融力度。国务院此前表示,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实施期限由2020年底适当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