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8月8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8月6日发表了题为《美国在控制新冠病毒方面与众不同的失败之处》的文章,编译如下:

几乎每个国家都在努力控制新冠病毒,并在此过程中犯错。然而,尽管各国都存在问题,但有一个国家却格外与众不同,因为它是唯一让严重疫情持续四个多月的富裕国家:美国。

在抗击新冠病毒方面,人们往往不把美国与富裕强国对比,而是与贫穷得多的国家相提并论,例如巴西、秘鲁和南非,或是那些拥有大量移民的国家,如巴林和阿曼。与上述一些国家一样,新冠病毒在美国造成的伤害不成比例地落到较贫穷的人群和长期遭受歧视的群体身上。美国的黑人和拉美裔居民感染这种病毒的比率大约是白人居民的三倍。这是怎么发生的?《纽约时报》通过采访世界各地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着手再现美国与众不同的失败的成因。

政府缺位酿苦果

首先,美国在应对重大流行病方面面临长期挑战。美国的一个传统就是置个人主义于政府限制之上,这是美国医疗保健制度不平等的原因之一。这种制度长期以来造成糟糕的医学后果——包括与其他大多数富裕国家相比更高的婴儿死亡率和糖尿病发病率,以及更低的预期寿命。

第二个原因是公共卫生专家常常不愿讨论的话题,因为他们不想触及党派政治。但许多人认为,美国的糟糕表现很大程度上源于特朗普政府的应对措施。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中心流行病学家凯特琳·里弗斯说:“许多成功控制疫情的国家有一个非常坚定的战略方向,并且真的有远见。我不确定我们是否真的有计划或战略——至少没有公开。”

美国的死亡人数与其他大多数国家相比已经不是一个数量级。美国人口仅占世界人口的4%,但在新冠病毒致死人数方面美国占世界总数的22%。

对许多感染病毒后恢复健康或者尚未感染病毒的美国人来说,未来将面临其他一些问题。许多学校将难以复课。日常生活行为——如探亲访友、社交聚会、餐馆用餐、体育赛事——可能比其他富裕国家更难开展。

领导人言论引混乱

除了疫情严重程度和死亡人数之外,美国还有一点与众不同:在其他任何高收入国家,政治领导人发出的信息几乎没有像美国这样混乱和令人困惑的。特朗普的言论常常与科学家和医学专家的观点背道而驰。

在美国首例病例被确诊后的第二天,他说:“情况完全在我们掌控中。”2月底,他说:“它将消失。有朝一日——这就像一个奇迹——它会消失。”后来,他错误地表示,任何想要进行病毒检测的美国人都可以检测。7月28日,他错误地宣称“我们国家大部分地区”没有新冠病毒。

他还宣传有关病毒的错误医学信息。今年3月,特朗普称这种病毒“非常温和”,并表示其致命性小于普通流感。

这些言论在美国制造了巨大的党派分歧,支持共和党的选民不太愿意佩戴口罩或保持社交距离。一些支持民主党的选民又认为,如果大家都不认真对待病毒,那么他们也不会这么做。各州领导人在哪些工作场所可以继续正常营业的问题上设置了太多例外,以至于他们的居家令产生的效果有限。

里弗斯说:“我们似乎没有达到预期的统一目标。你需要所有人团结起来完成某件大事。”

在欧洲和亚洲的大部分地区,以及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其他地区,领导人们传递出一致的信息:世界正面临一种致命病毒,只有谨慎和连贯的行动才能保护人民。其中许多领导人采取了积极的行动。相比之下,特朗普和他的高级助手们直到4月份还在说服自己相信,新冠病毒正在消失。他们还拒绝制定有关病毒检测和其他应对病毒措施的国家战略,从而导致各州政策混乱。

许多专家现在表示,美国控制疫情失败,其中最令人失望之处在于,这样的后果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有关新冠病毒如何传播以及如何影响人体等信息已经很清楚。当一些国家和城市吸取了早期教训后,采取措施迅速遏制了病毒传播,并小心翼翼地回归正常生活。然而在美国,新冠病毒继续压倒日常生活。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前主任托马斯·弗里登说:“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但我们没有这么做。”

欧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