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拉曼资产信评总监张磐:此轮债市回调不具持久性 长牛趋势未变】近来,债市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回调,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未来债市的长牛趋势是否发生改变?此外,近期股市的持续上涨对后续债市是否会形成压力,股债蹊跷版是否会制约?在事件性因素影响下,信用债市场违约是否进一步增加?

  本期嘉宾介绍:张磐,拉曼资产信评总监,法询金融、云极、HIFIANCE、京东数科特约债券讲师。具有八年信用评级从业经验和三年高收益债券投资管理经验,参与超过60只高收益债券的投资管理以及五百余个信用评级项目,积累了丰富的风险案例并具备很强的风险识别及管控能力。

  近来,债市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回调,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未来债市的长牛趋势是否发生改变?此外,近期股市的持续上涨对后续债市是否会形成压力,股债蹊跷版是否会制约?在事件性因素影响下,信用债市场违约是否进一步增加?对此,东方财富网邀请到了拉曼资产信评总监张磐先生做客《财富观察》栏目,跟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张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近期债市调整主要受到两个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自央行6月初推出两个新的货币政策工具之后,投资者对市场流动性产生疑虑;二是近期股市大幅上涨,股债的跷跷板作用使得大量债券型的基金遇到了赎回。

  对于债市未来表现,张磐认为此轮债市的回调不具持久性,未来债市的长牛趋势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此外,张磐还提到,虽然短期股票市场的上行可能会对整个理财端或者债券端居民的投资产生一定的影响,中长期来看不必担心股债跷跷板对债市的影响。

  以下为全文采访实录:

  主持人: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财富观察》,我是主持人颜飞。今天,我们继续请到业内的资深人士帮助我们理清当下的市场。

  主持人:张老师,您好!

  张磐:主持人好,东方财富的各位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第一个问题,我们先来说一下债券市场,债券市场这几个月过得不是太好,单边的上行趋势有人说结束了,有人说只是调整,但是总体来说,无论是幅度还是时间,大家充满的疑虑反而是多的,所以这次我们听听张老师对于债券市场的一些基本看法。

  张磐:好的,主持人。自6月份以来整个债券市场发生了一个单边下行之后的窄幅波动,之所以债券市场有这么一个大幅度的调整,主要是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从6月1日,央行推出了两个新的货币政策工具之后,整个金融市场、债券市场对于后续整个市场流动性的投放产生了比较大的疑惑。从结果上来看,6月份整个央行的流动性投放确实是出现了边际收紧,更多的货币政策也是聚焦在了一个结构性的调整,更多是为了直接促进整个信贷端的投放,整个流动性的边际性收紧导致了债券市场在6月份和7月初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波动。

  第二个原因就是6月末、7月初,股票市场出现了一个比较快速的大幅度的上新,股债的跷跷板作用确实使得大量债券型的基金遇到了赎回,整个债券市场的流动性进一步遇到了收紧,所以整个债券市场出现了比较大幅度的回调。但是相关的局势或者相关的情况,在7月中旬以来已经得到了一个明显的缓解,一方面,央行在公开市场的流动性投放是有所增加的;另外一个,股票市场经历了一定的调整之后,也是从快牛回归到了一个比较理性的逐渐上涨的过程当中去了,所以整个金融市场的稳定性是得到了很好的维护,所以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也从3.05%的高位逐步回调到了2.9%。

  从未来看,我们还是坚信伴随整个经济增速回归常态化,整个投资回报,整个经济回报也是逐步走低的,所以我们仍然需要一个相对比较低的利率环境去促进整个经济结构的转型调整,所以债券这一轮的回调可能更多的只是一个短期流动性冲击所带来的,它不具有持久性,未来债券的长牛趋势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变化。

  主持人:我们想问一下张老师,就是股债跷跷板效应历史上是有规律的吗,还是说只是在特殊情况下可能会出现刚才您讲的这种现象?

  张磐:股债跷跷板一般更多是出现在股票市场的短期快速的上行过程当中,从监管给出的很多态度上来看,它也不是太认可这种,虽然我们坚定地认为未来是会有一波长牛,但是不管是从幅度上,还是从单边边际上,它可能不会那么快。监管也是在7月中旬加大了对于类似于配资等等一些不合法、不合规事件的严厉打击之后,整个股票市场是回归一个相对理性的。

  单纯从跷跷板的角度来看,其实跷跷板的本质就是一个资金流向、资金驱动的问题。我们认为,虽然短期股票市场的上行可能会对整个理财端或者债券端居民的投资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从中长期来看可以看两个数据,第一个数据就是整个7月份外资增持人民币债券是增加了1500亿左右,这是外资同比20个月以来的一个连续增加,说明整个债券市场虽然可能国内居民这边在财富管理上有一定的结构性的调整,但是外资仍然是积极涌入的。第二个就是从今年以来,整个国家对于非标,尤其是融资类信托这边的一个控制或者说监管是日趋严厉的,这一块的市场,包括相关的银行跟信托直接相关的理财端的市场,它整个的一个增量未来转向债券市场、转向标准化市场的一个增量是要超过30万亿的,这个市场,这部分资金慢慢进入到我们常规的债券股票的标准化市场之后,也会对整个证券市场后续发展提供一个足够多的资金供给。所以跷跷板,我觉得在未来整体资金面,尤其是进入到我们证券市场资金面比较充裕的时候,其实不必要过于担心跷跷板对于债券市场的影响。

  主持人:我们知道这次公共卫生事件其实冲击了很多生产,我们想知道信用债会不会有压力?

  张磐:违约这块,我们不认为此次的公共卫生事件会对整个债券的违约带来太大的冲击。很多人觉得信用风险增加了,尤其是今年整个企业端可能它的生产经营盈利情况都会受到很大的冲击。但是从历史经验上看,其实国内市场违约,特别是信用债违约更多是受一个货币政策或者说是受一个宏观层面上的信贷资金供给影响的。

  2018年以来,大量的债券出现违约,它底层的逻辑其实并不是说这些企业生产经营和盈利能力出现了一个明显的下降,更多是我们国家实施金融供给侧改革以来,整个市场的流动性,特别是信贷端也是出现了明显的边际收紧,企业在过去2015年、2016年进行了大量的投资,这也是很正常,因为毕竟我们的经济增速下行趋势已经在2012年之后还是比较明显的,很多企业传统的业务营运能力本身就是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它们势必在2013年、2014年、2015年,逐步开始进行一些中长期的结构性的调整,进而是需要一些长期的投资去调整自身的盈利结构和收入结构。问题就来了,在整个金融顺周期的情况下,它们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些投资,一方面,因为后续的宏观经济仍然是持续的、进一步的压力增大,所以那些投资,它本身的投资回报就不及预期;第二个,相应地,他们使用的金融工具可能都是一些偏中短期的金融工具,和整个项目或者说整个投资的期限结构是存在明显错配的。那么在2017年、2018年出现的金融供给侧改革导致了流动性边际收紧之后,大量的企业就出现了流动性问题,进而导致整个信用危机在2018年、2019年大幅度的发生并蔓延。

  回到现在来看,其实大家都明显发现,整个央行在相关的公共卫生事件发生之后,明显增加了一个流动性的投放。虽然在6月初,我们说金融市场的流动性是受到了一个边际性的减少,但是整个对于信贷端的投放仍然是持续一个非常高的增速,发展的非常快。所以企业端的信贷和其他的融资是得以充分保障的,企业本身的流动性风险、流动性环境,可能反而是处于过去三年比较好的情况,所以从流动性的角度来说,企业不会发生太多实质性的违约事件。虽然企业盈利能力、收入规模等等,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但是目前来看,可能信用违约更多还是受流动性影响更大一点。

  主持人:我们也想知道就是拉曼在相关的风险上是如何规避,有什么手段吗?跟大家分享一下。

  张磐:其实从目前来看,我们能够去实现最好的风险规避的角度就是充分地去分散我们的债券持仓和债券投资。举个例子,如果一只债券违约了,首先债券违约不是它的价值完全就清零,可能它的损失率,我们通俗意义上在60%、70%,但是如果你一个持仓里面拥有足够多的债券的话,比如说你一个持仓用了20支债券,每支债券的收益率是5%,那就是单支债券占到你总持仓的比例也是5%的话,那么一支债券出现一定程度上的亏损,由于违约导致了一定的亏损,仍然是可以通过你其他债券形成的收益去实现有效的覆盖,这是第一。

  第二,单纯从债券收益率的角度来说,我们始终是认为更多是受流动性边际的影响,所以我们也有一套自己完善的市场监测功能,同时也是进行一个不管是人工,还是自动化对企业本身的财务情况、融资情况,还有一些舆情等等,有一个实时的监控,能够在风险发生的第一时间做出及时的判断和处置,我觉得分散和及时是债券市场目前来看最有效的两个风险防控手段。其他的诸如一些算法上的或者说模型上的东西,我们也在不断地探索,但是就国内目前的情况上来看,可能在短期之内真正能够起到的作用还是有限的。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再聊一聊近期的热点,知名房企泰禾集团的问题也是争论很久了,包括接盘方都洽谈了很多轮,传出了很多买房。但是这个事件对于债券市场的影响,对于房地产市场的影响,张老师怎么看?

  张磐:首先,我们还是认为未来一段时间的房地产市场在整个党中央住房不炒的政策定调下,还是相对稳定和安全的,它发生比较大的波动的概率是非常小的。单就泰禾这件事情而言,其实泰禾在债券市场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属于网红型的债券,特别是2018年之后,因为它过高的负债率和庞大的债务使得整个投资人对它都是存在非常大的担忧。回过头去看,整个行业里面像泰禾能够负债率积累到那么高,债务规模那么大,其实也是不多的,所以泰禾的违约首先肯定只是一个个例,并不会对整个房地产市场产生过大的冲击。泰禾违约之后,不管是股票还是债券市场,房地产相关的证券资产价格都没有受到它的影响而出现很大的波动,这是第一。

  第二,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房地产市场的稳定也是我们进行后续的金融经济结构性调整基础性的,因为大家知道受相关事件的影响,从我们短期的经济来看,还是一个新基建去托底。但是因为年初很多事情的发生,大家也知道企业端的利润下降一定也是导致政府财政税收这边会受到很多的影响,新基建又是需要大量的政府投资,虽然今年的特别国债和新增的地方债券可以一定程度上弥补,但是仍然是需要地方政府自己花钱的。在税收减少的同时,土地市场仍然是地方政府财政的最重要的来源补充,所以一个相对稳定的土地市场是有利于事件之后整个经济的重启,这是一个基础。

  第二个,从中长期的角度来看,我们整个经济结构,不管是资金还是人才的政策导向,都是在往高科技方向去引导,在引导的过程中,我们是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经济和金融环境的,也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房地产市场。因为毕竟从目前,不管是从银行的资产端或者负债端,还是从财政的收入端以及相关的城投平台核心资产的组成来看,都是和土地市场,和房地产市场是密切相关的,如果房地产市场出现明显的冲击,会对整个经济结构产生比较大的影响。所以在住房不炒的整个基调之下,未来房地产市场一定是相对稳定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张老师,在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分享,我们期待未来有更多机会,我们针对市场的热点,大家关心的问题,多多分享您的观点。

  张磐:谢谢主持人,再见!

  主持人:好,下期再见!

文章来源东方财富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DF506)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