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史上最严“限塑令”带火这种替代品,价格暴涨1.5倍,企业订单排到明年

摘要 【史上最严“限塑令”带火这种替代品 价格暴涨1.5倍 企业订单排到明年】被称为“白色垃圾”的塑料污染问题日益突出。2020年1月,《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印发,提出到2020年,率先在部分地区、部分领域禁止、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生产、销售和使用。现在时间红线已至,部分普通塑料制品必须退出舞台,生物可降解塑料将接替出场。生物可降解塑料原材料——聚乳酸火了,成为新风口。(每日经济新闻

  被称为“白色垃圾”的塑料污染问题日益突出。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2018年曾发布报告称,全球每年超过3亿吨塑料垃圾流入环境中,产生巨大污染。

  这个数据还在飞速地增长。

  科学家指出,塑料袋、塑料瓶、塑料吸管等制品的自然降解周期达数百年。

  治理塑料污染问题迫在眉睫。

  2020年1月,《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印发,提出到2020年,率先在部分地区、部分领域禁止、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生产、销售和使用。

  仅隔半年,7月,《关于扎实推进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通知》印发,要求各地于8月中旬前出台省级实施方案。

  现在时间红线已至,部分普通塑料制品必须退出舞台,生物可降解塑料将接替出场。

  于是,生物可降解塑料原材料——聚乳酸火了,成为新风口。

  一货难求:订单排到明年

  2020年1月19日,鼠年春节临近,很多工厂早已歇业。广东佛山某塑料原材料生产企业的负责人秦林(化名)正在做着账目核算及来年规划的日常工作。原本甘心平稳发展的他突然被一则新闻吸引。

  2020年1月,《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印发,不可降解塑料袋、一次性塑料餐具、宾馆酒店一次性塑料用品,快递塑料包装等纳入禁止、限制使用的塑料制品之列,同时,该《意见》对部分塑料制品禁、限提出了明确的时间表。

  该“限塑令”基本原则之一就是以可循环、易回收、可降解为导向,研发推广性能达标、绿色环保、经济适用的塑料制品及替代产品,培育有利于规范回收和循环利用、减少塑料污染的新业态新模式。

  此后,在7月中旬,发改委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扎实推进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通知》,表示要落实属地管理责任,要求各地于8月中旬前出台省级实施方案。

  一时间,生物可降解塑料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由于具有良好的抗拉强度及延展性,加上价格相对于其他生物可降解材料较低,聚乳酸成为最受关注的原材料之一,被认为是生物可降解材料的重要发展方向。科技部制定的《“十三五”材料领域科技创新专项规划》中,耐高温聚乳酸赫然在列。

  秦林说:“现在很多企业已经在抢购聚乳酸,我们通过原有的采购渠道都很难买到,花高价也没用,都没有货。”

  秦林的话在国内一些主要聚乳酸生产企业那里也得到了印证。

  记者致电国内聚乳酸生产规模较大的浙江海正生物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公司用于生产一次性餐具、吸管等产品的可降解塑料原材料都没有现货,只能等到明年初再和企业联系试试。“企业产能有限,目前订单排得比较满,如果客户现在下单,我们没办法安排。”

  江苏天仁生物材料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全生物降解地膜、各类型购物袋、垃圾袋、餐具等可降解塑料制品的企业,由于采购不到聚乳酸原材料,甚至已经关停了部分生产线。

  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由于生产的工厂在河南,产品须优先供应河南市场,余量才会对外销售。一次性餐具的原材料要到年底才能确认供应时间,或许也要优先供应河南市场。

  资本市场反应也很强烈。

  《意见》公布以来,主要概念股均出现较为明显的上涨。从1月20日至8月11日,中粮科技股价上涨了42.08%,而金丹科技4月22日上市以来,股价已上涨279.05%。因可降解塑料概念,莫高股份更是连续涨停,据公司2019年年报披露,公司新建年产2万吨生物降解聚酯新材料项目建设,报告期内项目已开工建设。

  价格暴涨:1个月涨1万

  由于政策导向,原本供大于求的聚乳酸市场一下子供不应求。而较低的产能进一步加大了市场缺口。

  秦林介绍,生物可降解塑料的产能相对于通用塑料较低,现在的产能远远不能满足国内需求。例如全球最大的聚乳酸生产企业美国NatureWorks公司,现在年产量仅十几万吨,而国内一般规模的通用塑料原材料生产企业,年产量都在几十万吨。低产能导致需求稍有变化,价格波动就会非常大。

  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全球生物降解塑料年产能为107.7 万吨。其中PLA(聚乳酸)为26.9万吨,占比25%;PBAT(聚己二酸/对苯二甲酸丁二醇酯)为25.85万吨,占比24%;淀粉基降解塑料为40.93万吨,占全球生物降解塑料产能的38%。

  “以前聚乳酸的市场价格非常平稳,维持在2万元左右一吨。”秦林说,2019年经历了一波上涨,主要原因是去年卷烟过滤嘴开始兴起使用聚乳酸材料,法国一家企业一次买了几万吨的聚乳酸,导致价格突然上涨。

  秦林介绍,2019年底,聚乳酸已经到了3万元一吨,今年更是飞速上扬,一吨涨到5万元左右。

  广东一家企业的负责人夏广军(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一个月前还是4万元一吨,现在一个月就涨了1万元。按照合成材料50%~100%的利润计算,原来聚乳酸卖2万元,成本应该在1万元左右,现在生产成本没有增加,但是市场价已经卖到了5万元。”

  随即,记者联系了多家生产企业,报价最便宜的也在4万多元,但没有货。

  深圳一家企业的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目前公司不销售聚乳酸原料,只销售聚乳酸的合成材料,大概5万元一吨,具体价格要看购买量。

  行业扩产:资格认证要排队两个月

  生产可降解塑料原材料需要相关资质。夏广军说,公司比较早就开始布局,生产认证也在进行之中。

  其实,夏广军原本并不着急,但“限塑令”推了他一把。看到新闻后,他立即给负责申请资质的同事打电话,要求加快工作进度。

  夏广军介绍,之前申请资质的企业并不多,但从今年3、4月份之后,排队的企业一下子就多起来了。

  从流程上讲,申请证书需要提交企业资料进行审核,然后再对新材料做测试。

  现在企业光是排队申请资质就要排到两个月之后,而测试的周期更是长达半年到一年。

  为什么3、4月份之后排队如此严重?夏广军解释,“限塑令”出台后,很多企业才开始着手申请,前期需要准备很多材料,加上疫情影响,所以有一定的延迟。

  秦林的公司也在申请资质。秦林称,生物可降解塑料材料需要提前布局,谁先取得相关资质,企业的订单肯定会急剧增加。

  “现在很多客户都在催我们赶快拿到相关证书,因为下游响应很快,消费市场上很多企业已经停用了不可降解的普通塑料产品。”秦林说。

  聚乳酸的市场需求在快速增加,国内一些主要生产企业也在加快扩大产能。

  浙江海正的工作人员介绍,该公司现在的产能是1.5万吨,新增了3万吨的生产线预计今年底会投产。

  此外,金丹科技1万吨、金发科技3万吨聚乳酸产能规划在建中。2019年,安徽丰原集团百万吨级生物新材料聚乳酸项目落户内蒙古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山东同邦推进20万吨/年聚乳酸项目;浙江友诚50万吨/年聚乳酸项目落地广西崇左。

  信达证券分析认为,根据测算,到2025年,我国可降解塑料的需求有望达到130万吨。而目前,我国可降解塑料需求不足10万吨,未来5年,在“限塑令”的推动下,我国可降解塑料的需求将大幅增加。

  资本涌入:有人已经开始囤货

  聚乳酸价格高涨,仅仅是市场上供需关系不平衡吗?在采访中,记者似乎发现了其他秘密。以下是记者与一位聚乳酸销售企业负责人的对话。

  记者:聚乳酸购买困难已经达到什么程度?

  该负责人:如果2018年一家企业一年能消化掉500吨以上的聚乳酸,那么这家企业通过原有采购渠道还可以买到一定量的聚乳酸。如果当时达不到这个规模,在涨价的情况下,供应商根本不会搭理购买者。

  记者:从稳定供货渠道拿聚乳酸,价格如何?

  该负责人:有稳定的供货渠道,价格肯定低很多,如果倒手卖掉,中间就能赚巨额差价。

  记者:是否已经有人有意囤积聚乳酸,待高价时再出售?

  该负责人:我得到的消息是,现在有不少人在囤货,等过段时间价格上涨后再卖出去。

  记者:囤货的主要是塑料加工企业吗?

  该负责人:除了塑料行业企业外,一些做贸易的企业看到了市场机遇,也开始囤货。

  秦林也证实了有人在囤货,但规模都不大。大家认为价格还有很大的上涨空间,可是他的判断恰恰相反。

  他认为,现在很多企业在扩大产能,也有一些企业转型入行,等这些产能起来以后,供应端的紧张局面会缓解,必然导致价格下跌。“半年之后,价格应该会降下来。”

  还有一个原因:如果聚乳酸的价格一直上涨,市场可能会加快做替代产品。比如用纸质品替代等。这也会带来聚乳酸价格的回落。

  国内聚乳酸会迅速放量吗?

  夏广军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聚乳酸可降解塑料原材料是从玉米合成而来,利用的是生物发酵方式,有一定的技术壁垒。目前核心的技术被欧美一些企业所垄断。国内企业在这方面起步较晚,技术还不成熟。

  同时,夏广军介绍,扩大产能需要建新的生产线,周期一般1~2年,虽然现在很多企业都在扩大产能,但市场供应是否会快速增加还不好说。

  信达证券分析,截至2019年,我国可降解塑料的总产能达到65.7万吨,占全球产能的48.2%。但需要指出的是,目前产能中,存在部分由于技术、成本等各方面原因无法开工的产能,导致产能利用率较低,仅为30%左右。聚乳酸生产技术目前还不成熟,投产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行业前景:长期看可能出现恶性竞争

  秦林的企业原本只做通用塑料原材料,但“限塑令”改变了公司的发展方向。

  他介绍,企业正在加快布局生物可降解领域,已经和一些大的塑料加工企业签订销售合同,会助他们的市场资源。“现在生物可降解塑料在公司的地位已远超通用塑料产品。”

  由于被看好,不仅仅纳入“限塑令”的产品企业在转型,一些没有纳入禁售的加工企业也在考虑转型。

  一位电器元件复合塑料加工企业的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电器元件复合塑料产品并不在禁售限售范围内,因为产品耐用性的特点,短期来看,也不可能用生物可降解塑料来替代。市场、客源都不一样,去做可降解塑料相当于跨行业,但是因为市场潜力很大,很多企业都在考虑转型。

  “很多人觉得这个领域发展前景好,都在进入。”秦林说,最近,几家以前没有做过这方面研究的机构也在打听可降解塑料的情况,想进入这个行业。

  公开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9年,塑料制品相关企业一共新注册263.6万家。2020年1-6月新注册34.7万家,同比增长30%。其中二季度注册量达到23.4万家,同比增长56%。

  形势一片大好的生物可降解塑料行业却让业内人士担忧。秦林以自己多年的经验分析,塑料制品行业,只要利润高于20%肯定是非常好的项目,现在生物可降解领域的利润非常高,大量企业都在参与。未来短期内,下游可能都很难拿到原材料,长期来看很可能会出现恶性竞争。“这样一来,就会拉低行业利润,最终,一批企业又会离开这个行业。”

  “我们要看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过一两年之后,现在刚刚进来的企业可能会觉得没有利润可图,会转行不做,也会变卖一些生产设备。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机会,到时候我们会低价收购一些设备或企业。”秦林说。

  记者手记丨躁动的可降解塑料行业

  平稳得没有一丝波澜的塑料行业,因为一纸“限塑令”瞬间沸腾。原本并不为大众所知的生物可降解原材料聚乳酸成了香饽饽。

  早在上个世纪30年代,聚乳酸就被科学家缩合所得,但由于技术难度大、生产成本过高等原因,直到本世纪初才开始商业化生产。这些原因也导致聚乳酸在塑料行业的应用并不广泛,这从其一直以来产量很小却长期供过于求的状况就可见一斑。

  然而,“限塑令”推出后,聚乳酸迅速成为行业关注焦点,原本供大于求的市场,变得一货难求。

  更为值得关注的是,当记者以求购者的身份联系聚乳酸生产企业时,不同企业的报价千差万别,有些企业甚至对买家设定要求,达不到要求不卖。

  躁动起来的聚乳酸市场,让从业者们喜忧参半,既看好行业未来,也隐隐担心市场过热,会盛极而衰。

  无论如何,生物可降解塑料肯定是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聚乳酸也必将扮演重要的角色,市场可期。但是,如果盲目投入甚至跟风炒作,飞得越高,落地时可能会摔得越狠。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DF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