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光伏产业“涨声”四起!多晶硅涨了七成,龙头企业股价跟随疯涨,分析师感慨“活久见”

摘要 【光伏产业“涨声”四起!多晶硅涨了七成 龙头企业股价跟随疯涨】涨涨涨!让分析师感叹“活久见”的是近期多晶硅料价格的快速上涨,一个多月涨70%,涨幅远远大于硅片、组件和辅材。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涨价源于供需失衡,目前多晶硅料库存不多。加上年底的光伏装机潮,多晶硅的供给将更为紧张。有业内人士判断,多晶硅料的价格可能还会涨。(每日经济新闻

  涨涨涨!让分析师感叹“活久见”的是近期多晶硅料价格的快速上涨,一个多月涨70%,涨幅远远大于硅片、组件和辅材。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涨价源于供需失衡,目前多晶硅料库存不多。加上年底的光伏装机潮,多晶硅的供给将更为紧张。有业内人士判断,多晶硅料的价格可能还会涨。

  不过平价时代更强调光伏价格的性价比优势,这也让涨价高度存疑。多名行业分析师表示,议价博弈过程随着供需关系动态变化,高硅料价格是相对的,市场会寻找一个均衡价格。

  资本市场方面,通威股份(600438,SH)、隆基股份(601012,SH)是最近两个月光伏板块的领涨龙头,多晶硅料价格是否进一步上涨也将影响它们后继的股价走势。

  市场现状:多晶硅料价格已涨7成,“还缺货”

  “真是活久见。”一名曾获得新财富最佳分析师称号的电力设备与新能源行业分析师刘力(化名),如此形容最近一段时间的光伏产业链。

图片来源:通威股份2019年年报截图

  7月到现在,多晶硅料涨、硅片涨、电池片涨、组件涨、玻璃辅材涨……

  自打入行,刘力就没见过光伏全产业链的这种涨法。

  先从最上游的多晶硅料说起。7月初,某多晶硅料大厂的价格为6万元/吨(单晶致密料)。7月底,多晶硅料已涨至接近8万元/吨。到了8月12日,多晶硅料最新报价接近10万元/吨。也就是说,一个多月,硅料价格上涨近70%。

  硅片环节,8月12日,单晶硅片龙头隆基股份调涨硅片价格,M6硅片涨至3.25元/片。5月25日,隆基股份的M6硅片价格为2.62元/片。两个多月时间,硅片价格涨幅超20%。

  电池片,8月10日,通威太阳能公布最新电池片定价,多晶电池(金刚线157)提价至0.6元/瓦,单晶PERC电池(单/双面156.75)提价至0.95元/瓦,较7月涨幅均超10%。

  组件方面,7月31日,中广核2020年第二批组件集采开标,单面440~445W组件平均报价为1.57元/W左右,双面440W组件均价将近1.61元/W。仅半月时间,166组件已经涨了0.15元/W。

  辅材如玻璃,根据咨询机构PV infoLink统计,8月第一周,光伏玻璃均价为26元/平方米,价格上涨2元/平方米……

  不难看出,多晶硅自然是此轮涨价潮中的明星品种,涨幅遥遥领先。

  刘力说,光伏已是非常市场化的产业,价格突然上涨必然是供求关系发生了某种剧烈变化。7月,国内某地多晶硅料企业的一次事故及停产检修,恰似一条鲶鱼搅动了整个光伏市场。

  因为化工事故引发停产检修,多晶硅料的供需关系瞬间紧张起来。也正是从7月开始,光伏产业最上游的多晶硅料价格开始启动涨势。

  “没货了!”新疆一家硅料大厂的副总经理陈驰(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在多晶硅的供应非常紧张,一直在消耗库存,库存不多了。陈驰所在公司的多晶硅产能规模超过6万吨,属于国内第一梯队,目前产量已经被老客户订完了,“现在主要维护老客户,新客户都没有去做”。

  据陈驰判断,可能到不了9月,很多多晶硅料厂的库存就没有了

  “就算把价格报到30万元/吨又怎样,关键是没有货,有价无市。”另一家硅料大厂的高管李蒙(化名)和陈驰的判断差不多,因事故停产检修影响了国内30%的多晶硅供给,市场复苏需求上升,或将导致8月~10月的多晶硅料供应空前紧张,“8月很多厂还有库存,供应真正紧张应该是在9月、10月。”

  据记者了解,随着硅料涨价,一些小厂随行就市,合同是“一天一个样”。一些有先见之明的硅片企业早在6月就开始囤货,提前购买了大量多晶硅料备货。

  而上述两名多晶硅企业高管仅把事故引起的供给收缩视作催化剂,他们认为即便没有事故停产的影响,多晶硅价格也会在第三、四季度上涨。

  李蒙说,随着全球装机需求恢复,6月底多晶硅市场的价格就已出现异动,开始出现2000元~5000元/吨的上涨,“我们原判断第四季度价格会大幅上升,然而突发的事故让多晶硅的涨价时间提前了”。

  后市展望:下半年装机增加,硅料价格或继续涨

  随着供给端的被动收缩,多晶硅料供不应求的局面提前到来。李蒙和陈驰均判断,停产检修的多晶硅企业要复产,快的话就2~3个月,慢的话得半年,“2021年全年可能都是比较紧张,关键是需求起来了”。

  一是光伏能源市场拓展的增量需求,二是新冠疫情影响的存量需求,后者是今年光伏需求端最大的变化——新冠疫情让今年上半年的光伏装机需求平移到了下半年

  李蒙说:“上半年的需求全部留到了下半年,特别是第三、四季度。”

  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副主任陶冶曾对外表示,2020年上半年国内新增装机11.5GW,与去年同期相当,预计占全年的29%;下半年预期新增装机近30GW,全年有望达到40GW。

  下半年,国内受益于今年竞价项目和去年平价项目的抢装,这意味着2/3的光伏装机需求将在第三、四季度完成。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表示,国内光伏市场将实现恢复性增长,并有望在今年四季度迎来装机高潮。

  多位业内人士判断接下来的多晶硅料价格还要涨,有人估计可能会涨到12万元/吨,也有人估计会涨到15万元/吨。根据PV infoLink的数据,8月13日,多晶硅致密料的价格区间在8.6万元~8.8万元/吨。因为边际成本递增,多晶硅料涨价向硅片、电池、组件等中下游层层传导。

  8月12日,隆基股份官网的单晶硅片报价中特别提到,“由于硅料价格近期变动频繁且幅度较大,若后期硅料价格继续变动±¥3/kg,我司硅片价格相应按±¥0.05/pc调整。”

  然而上述硅料企业受访对象却感到委屈,他们认为硅料不应该为光伏全产业链的涨价“背锅”。这是只见硅料企业“吃肉”,不见它们“挨打”。

  一名光伏产业上市公司董秘表示,自2018年“5·31”装机低潮后,多晶硅价格从11万元/吨跌至今年上半年的5万元~6万元/吨。根据PV infoLink的数据,即便是目前10万元/吨的多晶硅价格,也仅仅是恢复到了2018年7月的水平。这名董秘说:“装机低潮导致供给过剩,硅料价格自然下跌。但现在需求起来,好像硅料价格就不应该‘上涨’(一样)。”

  “今年上半年的价格,那是全行业都在亏损,只有个别大厂保持在盈亏平衡线之上。”李蒙说。

  光伏上游硅料产业中,通威股份基本把成本做到了行业最低,今年上半年平均生产成本为3.95万元/吨,新产能平均生产成本为3.65万元/吨。即便是成本管控最优的通威股份,去年多晶硅料价格为6万元/吨时,毛利率也不到30%。

  放眼更长的周期,光伏行业的多晶硅自2011年以来走了长达近10年的产能出清之路。

  今年初,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时就谈到这一残酷过程,“2007年,我们进入这个(当时)形势极其严峻的行业(光伏上游多晶硅)。最开始,四川有十几家企业,现在只有我们一家;全国有四五十家企业,现在只剩几家;全世界真正活得好一点的不超过五家企业”。

  多晶硅料企业经历了痛苦的大浪淘沙过程,先是低质量、高成本企业被淘汰,再轮到低质量、低成本企业,接着是高质量、高成本企业,最后活下来的是高质量、低成本企业。当卖方市场转为买方市场,从供不应求到供给过剩,从边际垄断定价到边际成本定价,硅料企业不得不选择规模经济的生产之路。价格无法覆盖成本,但停产的机会成本太大,企业仍然要保持多晶硅料的量产。

  李蒙和陈驰说,一是化工企业的特性,设备闲置容易造成事故,其次是主动停产也意味着让出市场份额,再抢回来就不容易了。

  这就像电视剧《大江大河》中的金州化工厂,虽然内销是做赔本生意,但技改前的一车间仍然不敢停产。

  “你不生产别人要来生产,不生产或者少生产,成本反而上升了,你的竞争对手生产规模大了,规模效应就(会)体现出来。”陈驰说。

  近期,硅料供应是否偏紧再引业内关注。8月18日,在乐山当地启动应急响应后,永祥多晶硅(永祥股份老厂区)按当地政府应急管理局要求,已紧急停产,全部设备安全停车,复产时间视汛情和后续影响而定。据悉,永祥多晶硅的产能为2万吨。但同在乐山的永祥新能源厂区生产未受影响。

  下游传导:对光伏发电成本影响小

  尽管上游成本上涨推动光伏产业链各个环节连续上涨,但要保持平价上网的竞争力,光伏发电要维持足够低的价格。下游电站受制于价格硬约束,发电成本必然会有一个边际上限。以集中式光伏电站成本为例,电站总投资里的组件设备费占比达到了35.4%。

  晶科能源副总裁钱晶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对行业涨价叫苦。他表示,对于下游电站企业而言,在可能的情况下,会将项目推延至明年。

  但陈驰表示,理论上可以这么做,但很多企业今年还是会先上竞价并网,有采购刚需。

  其实,推迟并网项目也面临两难境地。国内一家大型逆变器厂的董事长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比如有些地方政府要求如果在年底不并网,两年之内不能参与这个地方项目的申报。还有一个因素是,现在不并网,施工队等成本怎么办?不只是会考虑组件涨价,还会考虑其他成本、政策等各方面问题。”

  这位董事长还谈到一个情况,去年组件价格低,很多电站项目还没有装机,这些低成本组件也可满足部分第三、第四季度的装机需求。

  所以,光伏中上游很难漫天要价,它依然受需求制约。偏偏组件也是激烈竞争的“红海”领域。

  刘力表示,目前来看,组件价格有点涨不动了,这块是一个相对宽松,甚至有些过剩的供求情况,特别是今年,“这肯定是市场的平衡过程,上游价格涨太多,下游就没需求了,下游电站建设要考虑成本,所以上游不是无限涨价的。”刘力判断,电站能接受的组件报价应该在1.7元/W,对应硅料价格在10万元/吨。

  不同产业环节价格上涨并非均衡影响组件成本,上述光伏企业董秘表示,拿上游多晶硅料为例,价格涨到12万元/吨,度电成本增加1分钱左右。但另外一名电力设备与新能源行业分析师表示,“中游涨价确实对组件成本影响挺大的,电池片从原来的0.8元/W上涨到现在的0.97元/W,对应组件增加0.17元/W,加上玻璃、胶膜甚至边框都在涨价,近期总成本增加超过0.2元/W。以1.45元/W左右的涨价前价格计算,影响幅度超过10%了”。

  在这轮光伏产业涨价潮中,上述受访对象的共同感受便是议价博弈。议价博弈不仅体现在中上游和最下游组件、电站之间,而且还体现在硅料和硅片的中上游之间。

  相较电池片、组件、电站,硅料和硅片两大环节的市场份额高度集中。新特能源、新疆大全、通威、东方希望、保利协鑫这五家掌握了国内超50%的硅料份额,隆基股份和中环股份则掌握了硅片市场的大头。

  当供给结构发生巨变,硅料企业要提价,而硅片企业想维持利润率,跟涨向下游转嫁成本压力,但相互之间也有博弈。

  “硅料紧缺,企业还是想重新分配一下行业利润。以前硅料企业过剩,上游报低价。但现在这个环节紧缺了,大家都需要硅料,整个产业链利润的分配是不是应该重新变一下?”刘力说,打个比方,以前光伏产业链的利润分配中,一半利润被硅片拿走,其他三个环节再分剩下的50%。现在硅料紧缺,硅料想分40%,其他各分20%,“这是正常的市场行为”。

  但正如上述受访对象所说,议价博弈过程随着供需关系动态变化,高硅料价格是相对的,市场会寻找一个均衡价格

  企业间并没有表现出只做“一锤子买卖”的迹象,依然会考虑光伏产业链长远的平衡、共赢和稳定。正如陈驰所说,他并不希望多晶硅料价格无休止地上涨,仅希望保持一个合理利润率,“如果价格大幅上涨,利润刺激(下)又会吸引大量高成本企业扩产,最后又会形成新的产能过剩。”不难看出,“景气-萧条”的市场周期律依然让行业人士保持足够敬畏。

  有一种声音,担心现在的光伏全产业链上涨是否会影响到平价上网进程?

  隆基股份董事长钟宝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所有物料涨价对光伏发电成本的影响较小,况且太阳能的发电成本还会继续下降,而不是上升。

  股价反应:通威股份、隆基股份领涨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这轮光伏涨价潮,最受益的是硅料和硅片,对应A股的两大龙头——通威股份、隆基股份。

  自7月1日以来,通威股份和隆基股份也是光伏板块的领涨股,前者从17元/股(前复权,下同)左右上涨至最高的28.35元/股,后者从40元/股左右上涨至最高的60元/股。目前,通威股份的市值接近千亿,隆基股份市值突破2000亿元。从某种程度上说,硅料和硅片的涨价利好已经反映在股价上。

  在国内,突发事件诱发原料或产品价格上涨,进而带动股价脉冲式上涨的案例不少。2019年响水爆炸,染料供给收缩,价格上涨,浙江龙盛(600352,SH)成为当年4~5月的大牛股。浙江龙盛完成了日线级别的脉冲,一口气从12元/股左右上涨至最高的26.16元/股。

  2017年10月,巴斯夫工厂火灾,新和成(002001,SZ)成为维生素涨价的龙头,两个月时间股价近乎翻倍。

  从以上案例可见,产品价格上涨和股价上涨的关联较强。而一旦价跌开始,这类个股的短期“头部”就出现了。

  目前硅料和硅片价格没有止涨迹象,且还要经历未来三个月需求集中的考验。

  根据上述电力设备与新能源行业分析师所述,硅料涨幅的绝对值领先硅片,业绩弹性较大。东吴证券做了一个测算,若通威股份2021年的硅料价格为10万元/吨(含税),毛利率可达56%。华安证券则引用了7.3万元/吨(除税价格)进行测算,对应毛利率是46%。

  当然这是高景气度时的价格,因为尚难核算明年硅料真正的产能。若利润刺激下,大量硅料企业复产,紧张的供需状况或趋于平衡。

  不过,通威股份是少有要扩产多晶硅料产能的企业,明后年将有多个新项目陆续开工。

  相较硅料,隆基股份硅片的利润空间更大且毛利率更为稳定。去年,隆基股份硅片的毛利率仍维持在30%以上。虽隆基股份硅片价格上调,但M6硅片自年初以来仍下跌超10%。

  隆基股份的业绩增量来自产能扩张以及向组件下游的渗透。招商证券预计,2020年底,隆基股份的组件产能将达到37GW,基本上是2019年的两倍。

  根据隆基股份2019年年报的产能目标,2020年底时,公司单晶硅片年产能将达到75GW以上、单晶组件产能将达到30GW以上。2020年公司计划实现营业收入496亿元。

  有意思的是,隆基股份和通威股份股价短线调整时,光伏组件商的协鑫集成(002506,SZ)接棒,截至8月19日收盘,其8月股价上涨77.2%。而从龙虎榜数据来看,游资之间相互拼杀,完成涨停接力。需要注意的是,隆基股份和通威股份最近两个月的上涨更像个股的趋势强化,并没有形成大规模的板块效应。换句话说,抛开指数震荡,大资金择股还是青睐龙头。

  至于市场是否还对光伏涨价概念股买账,这就要看接下来的资金选择。

  记者手记丨“涨价”炒股需冷静

  涨价受益股一直以来都是资本市场的炒作热点。天齐锂业赣锋锂业华友钴业方大炭素浙江龙盛等风头曾无出其右者。商品涨价潮不歇,龙头不死,周期股的炒作魅力吸引无数敢死队的参与。记者仍然记得当时的疯狂,只要商品涨价消息一出,论坛就会高潮,憧憬会有几个连续的涨停板。然而市场的逻辑在于寻找供需平衡,均衡价格会迟到,但不会缺席。当商品价跌,股票涨势即止,又有多少散户被套在高高的山岗上?

  这次也不例外,这轮光伏全产业链上涨,最被关注的是涨幅更高的多晶硅料。

  多晶硅料剧烈的价格波动让人想到昔日的财富盛宴,投机者已跃跃欲试。相关涨价受益股的投资者希望商品价格大涨驱动估值提升。但他们也需要明白商品价格的经济规律,当多晶硅料价格上涨带来的边际收益越大,虎视眈眈的外部生产者便会进入。长远看,供需关系此消彼长,终究会保持在一般均衡。

  我们再用理性平复情感,光伏价格终究由规模经济的边际成本决定,任何环节不可能承受无休止的涨价。所以即便是投资,也不能仅仅盯着价格,而是要盯着企业的成本优势、管控优势、规模优势以及扩产蓝图。

  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他们更看重光伏长远、健康、稳定的未来,性价比才是光伏产业进入平价上网时代的优势。正如一名受访对象所说,长远来看,太阳能发电的成本还会下降,光伏产业链短期躁动不改平价上网趋势。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DF358)

光伏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