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这家金融科技巨头怎么了?上半年净利大降五成,是否炒股失策?HOMS系统法人主体即将退场

摘要 【这家金融科技巨头怎么了?上半年净利大降五成 是否炒股失策?】日前,恒生电子发布2020年半年报,当期实现营业收入16.19亿元,同比增长6.27%;实现归母净利润3.44亿元,同比下降49.33%。在金融行业数字化转型如火如荼之际,恒生电子的业绩水平令人颇感意外。(券商中国)

  资本市场改革创新红利不断,叠加金融科技浪潮的持续汹涌,IT公司能否抓住市场机遇?

  日前,恒生电子发布2020年半年报,当期实现营业收入16.19亿元,同比增长6.27%;实现归母净利润3.44亿元,同比下降49.33%。在金融行业数字化转型如火如荼之际,恒生电子业绩水平令人颇感意外。

  恒生电子解释称,2020年上半年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合同签约、现场实施交付受到一定不利影响。而净利润的大幅下降,主要是由于当期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收益较上年同期下降较大所致。

  此外,今年6月,恒生电子曾透露,其子公司骆峰网络申请破产清算事项获得法院受理。实际上,驼峰网络正是5年前那场闻名市场的“违法场外配资”的主角恒生网络。在此次半年报中,恒生电子也表示,驼峰网络业务经营已长期陷入停滞,并长期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将给恒生电子带来各项不确定风险。

  上半年净利下滑五成

  在上半年A股市场的牛市行情之下,一众证券公司纷纷赚得盆满钵盈。然而,与券商业务紧密相依的金融科技龙头企业盈利水平却有明显下滑。

  8月26日晚间,恒生电子发布2020年半年报,当期实现营业收入16.19亿元,同比增长6.27%;实现归母净利润3.44亿元,同比下降49.33%。虽仍处于盈利状态,但恒生电子这一业绩水平,与其过去三年来高速发展的态势差距明显。

  恒生电子对此的解释是,2020年上半年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该公司的合同签约、现场实施交付受到了一定不利影响。但得益于国家强有力的疫情防控,同时伴随着公募基金投资顾问业务、创业板试点注册制,股转精选层改革等政策红利带来的业务机会,以及资本市场活跃度持续攀升,产品业务的整体运转趋向正轨。

  恒生电子表示,大零售、大资管业务依然是该公司主要收入来源。具体分业务条线来看,恒生电子大零售IT业务收入6.02亿元,同比增长0.97%;大资管IT业务收入4.77亿元,同比增长10.36%;银行产业IT业务收入1.09亿元,同比下降12.62%;数据风险与基础设施IT业务收入1.10亿元,同比增长28.52%;互联网创新业务收入2.60亿元,同比增长9.40%。

  其中,资产管理的投资交易产品线、管理人估值产品线,财富管理的登记过户产品线、银行财富管理产品线,经纪业务证券经纪产品线以及期货期权产品线,以及海外云产品线在上半年表现亮眼。此外,2019年围绕科创板开通的相关政策给恒生电子带来了业务增量,部分持续到了2020年上半年,继续贡献营收。

  对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49.33%,恒生电子的解释是由于本期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收益较上年同期下降较大所致。根据财务数据,恒生电子2020年上半年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175万元,与上年同期的3.99亿元相比,变动比例达到-100.44%。在扣非后,恒生电子的净利润为2.87亿元,同比增长11.75亿元。

  即便是上半年业绩表现并不算理想,但作为行业龙头企业,恒生电子仍受到了多家券商的研报追捧。8月26日至27日,已有光大证券、民生证券、国元证券等券商发布恒生电子半年报点评研报,提出“坚定看好全年高增长”、“疫情影响有限,稳健成长无忧”等观点,并维持“买入”、“增持”等评级。

  数字化转型提前布局

  恒生电子遭遇多家券商研报的看好,也并非空穴来风。近年来,资本市场改革创新红利不断,叠加金融科技浪潮的持续汹涌,金融+IT更是成为风口。在信息技术投入受到金融行业的高度重视之际,作为“乙方”的IT企业自然身价上涨。

  例如,近期中证协即发布报告称,近年来以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等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渐趋成熟,为证券行业探索“新业态、新模式”创造了条件,尤其是今年疫情防控催生金融服务线上化需求,为证券行业数字化转型发展提供了契机。证券行业应当着力于通过数字化转型提升内部管理水平,增强合规风控能力,实现金融科技与业务发展相互促进、良性循环。

  在信息技术投入上,2019年我国证券行业的信息技术投入达205.01亿元,同比增长10.49%,占2018年度营业收入的比重为8.07%,较上年提高2.03个百分点。中证协指出,数字化转型既是提升证券服务质量的助推器,也是引领公司高质量发展的新赛道。

  在证券行业乃至整个金融行业数字化需求不断增长之际,恒生电子在数字化方面早有布局。早在2017年,恒生电子就提出,将实施4个“Online”战略,包括:

  Move online:即提供在线的解决方案,通过整合解决方案业务体系,形成大财富、大资管、大平台、新经纪、新财资、新市场的业务架构,形成完整的云上生产和运行体系;

  Live online:面向全市场提供产品和解决方案云服务,通过GTN连接各类金融机构、提供组件服务,在恒生云上逐步搭建全行业的金融科技生态体系;

  Think online:整合市场上成熟的技术去支撑整个行业不同场景下人工智能的应用,也包括区块链的应用;

  Hundsun online:主要包括推动运营体系发展的“U+”计划和多层次的类合伙人计划。

  恒生电子在半年报中表示,将持续推进“Online”,开展中台架构和数据能力的升级,推进“6横6纵”全面解决方案重构,通过大数据、AI等技术赋能行业全面数字化的变革。在数据业务上,恒生电子新成立了数据运营中心和金融新内容运营部门,同时加大了聚源、GTN、数据中台的投入,加速数字化产品落地。

  在研发方面,恒生电子披露称,目前该公司拥有硕士以上(含博士)学历的员工有700多人。恒生电子2020年上半年的研发费用投入总计5.93亿元,占营业收入的36.6%,研发人员数量将近5000人。虽上半年研发费用同比有所下降,但主要系会计准则调整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在区块链业务上,恒生电子也有深入探索。在技术研发方面,恒生新成立区块链发展部,自主研发发布了HSL2.0底层平台及跨链、秘钥保护等配套产品,目前在供应链金融、慈善数据存证、检测数据存证等多个领域有案例落地。

  场外配资罪魁已被申请破产

  虽然“技术无罪”论曾屡次在市场引起热议,但对于金融科技的“双刃剑”效应,业内早有切身体会。恒生电子曾因恒生HOMS系统名噪一时,又曾因其遭遇天价罚单。时过境迁,这场大案的“罪魁祸首”也即将退场。

  6月24日晚间,恒生电子披露公告称,骆峰网络申请破产清算事项获得法院受理。骆峰网络收到杭州中级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认为骆峰网络破产主体适格、破产原因具备,依照《破产法》相关规定,裁定受理骆峰网络的破产清算申请。6月24日,骆峰网络向法院指定管理人浙江凯麦律师事务所办理了相关移交手续,已被管理人接管。

  天眼查信息显示,驼峰网络即为红极一时的恒生网络,该次更名发生在今年4月20日,4月25日恒生电子披露同意控股子公司申请破产清算的公告。在更名后,恒生网络不再冠有“恒生”二字,这也让这起负面消息对恒生电子的影响有所下降。

  回顾以往,在2015年那场疯狂的牛熊急转行情当中,恒生网络旗下开发的HOMS系统一时风头无两。而股市重挫之下,HOMS系统的推波助澜也成为众矢之的。2015年7月,证监会公开表示,证券公司融资融券和场外融资利用HOMS配资存在违规与风险隐患,已根据核查情况对涉案主体立案查处。

  此后,2016年11月,证监会对恒生网络的处罚最终落地:没收恒生网络违法所得1.0986亿元,并处以3.296亿元罚款;对责任人恒生电子总裁刘曙峰、执行总裁官晓岚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合计罚没金额约4.4亿元。

  显然,4.4亿元的罚单对于恒生网络来说是难以承担的,而恒生电子也没打算出手相救,而是任由其自生自灭。2019年11月,恒生电子披露恒生网络所涉处罚事宜的进展公告,恒生网络已缴纳罚没相关款项2529.74万元,尚未缴纳余额为4.14亿元。2017年8月,证监会向西城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经调查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西城法院最终裁定终结执行程序。

  恒生电子在此次2020年半年报中表示,驼峰网络业务经营已长期陷入停滞,不再具有持续经营能力和盈利能力,并长期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

  具体来看,骆峰网络将给恒生电子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包括:因未及时足额缴纳罚没款而被加处罚款的风险、公司声誉的损失、潜在的业务监管风险、潜在的各项准入资格的限制以及再融资受阻的风险、骆峰网络被强制执行带来的相关风险、骆峰网络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带来的相关风险、骆峰网络的破产清算申请由法院受理后但最终不裁定宣告破产清算等风险,受影响的程度视具体情况而定。

  在曾经的恒生网络即将离场后,恒生电子能否彻底摆脱旧案阴霾?这还有待市场的进一步检验。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责任编辑:DF398)

网络同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