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美联储昨晚宣布这件大事,欧洲央行紧跟!全球股市、外汇、金价躁动

摘要 【美联储昨晚宣布这件大事 欧洲央行紧跟!全球股市、外汇、金价躁动】北京时间27日晚,为期三天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正式拉开帷幕,此次年会主题为“展望未来十年:货币政策带来的影响”。当日,美联储、欧洲央行均围绕通胀释放了重磅政策信号,其他央行也表达了对通胀的关注,全球股市、外汇、金价随之波动。(上海证券报)

  北京时间27日晚,为期三天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正式拉开帷幕,此次年会主题为“展望未来十年:货币政策带来的影响”。

  当日,美联储、欧洲央行均围绕通胀释放了重磅政策信号,其他央行也表达了对通胀的关注,全球股市外汇、金价随之波动。

  美联储未来允许通胀超过2%目标

  强化低利率预期

  不出市场预料,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年会上阐述了最新政策立场,宣布将允许通胀在一段时间内超过2%的目标,以支持就业市场和经济复苏。

  鲍威尔说,美联储的新策略是“灵活形式的平均通胀目标制”,未来将尽量保持平均2%的通胀率,并允许其随着时间推移上下浮动。

  “如果通胀上升到高于我们的目标水平,美联储将毫不犹豫地采取行动;未来允许通胀率适度高于2%,以抵消通胀疲弱期的影响。”鲍威尔说。

  美联储计划采用“灵活形式的平均通胀目标制”与市场预期一致。这些政策变化也被编入了一份名为“关于长期目标和货币政策战略的声明”(Statement on Longer-Run Goals and Monetary Policy Strategy)的政策蓝图。

  声明的主要变更包括:

  一、最大就业。政策决定将以“就业相较于最大水平的不足程度的评估”为依据,此前为“对最大水平的偏离程度”。

  二、稳定物价。FOMC调整实现2%长期通胀目标的策略,“力求实现一段时间内平均2%的通胀……在通胀持续低于2%一段时间后,适当的货币政策可能会力求使通胀在一段时间内适度高于2%”。策略声明的更新承认了持续低利率环境给货币政策带来的挑战。在美国乃至世界各地,货币政策利率比以往更可能受到有效利率下限的限制。

  市场人士解读称,允许通胀超过2%目标是美联储释放的宽松政策信号。

  西部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育浩告诉上海证券报记者,美联储此举明显是加码宽松。一方面,今年价格基数发生变化,如原油期货价格出现负值,2021年通胀读数很可能在某几个月超过2%,但美联储并不希望市场预期他们会收紧货币政策。另一方面,美联储把2%作为特定的目标确实有一些机械,实际上美联储前两年已经开始了对平均通胀目标的一些理论进行研究和讨论。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分析师周茂华告诉上海证券报记者,美联储允许通胀超过2%,是基于疫情对美国经济构成拖累的考虑,尤其是对服务业打击导致高失业,美联储此举向市场释放了更长时间维持低利率的超宽松货币政策环境信号,短期有望激励市场风险偏好情绪,预计美元维持弱势震荡格局。

  宽松政策信号提振美股金价下跌

  鲍威尔讲话提振市场对美联储的宽松政策预期,道指和标普500指数当日上涨,纳指小幅下跌。

  截至当天收盘,道指上涨160.35点,涨幅为0.57%,报28492.27点。标普500指数涨0.17%,报3484.55点。纳指跌0.34%,报11625.34点。

  个股方面,特斯拉大涨近4%,股价收于2238.75美元,总市值近4200亿美元。沃尔玛微软分别上涨4.54%和2.46%。

  对于美股市场前景,张育浩认为,新政策框架给了美联储不少政策空间,短期还能继续支撑美国股市继续上涨,预计标普500指数年内可以涨到3600点。

  周茂华提醒,科技股正不断刷新历史新高,从防范泡沫风险角度,投资者需要警惕美联储宽松不及预期风险,毕竟目前影响美国经济前景因素在于疫情防控与财政支持政策。

  鲍威尔讲话提振市场风险偏好,加上投资者获利回吐,金价走低。纽约商品交易所黄金期货市场交投最活跃的12月黄金期价27日比前一交易日下跌19.9美元,收于每盎司1932.6美元,跌幅为1.02%。

  欧洲央行将在必要时调整政策

  除美联储外,欧洲央行也正在对货币政策策略进行评估,可能会改变维持物价稳定的使命。多年来,欧元区的通胀率一直未能达到略低于2%的目标。

  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连恩(Philip Lane)在年会上表示,未来根据通胀前景,必要时央行会对政策做进一步调整。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随时准备适当调整所有政策工具。此外,应对疫情过程中吸取的新教训也将纳入我们对货币政策策略的评估之中。”连恩说。

  当日早些时候,受鲍威尔在同一会议上发言影响,欧元兑美元汇率短时走低并迅速跌破了1.18关口,到达1.1760附近方才止跌回升。连恩随后的讲话延续鸽派论调,欧元兑美元汇率徘徊在1.182附近。

  加拿大央行行长麦科勒姆也对通胀表示关注。他说,许多央行正处于政策利率的下限,在这种情况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的是,家庭通胀预期保持在目标水平上,这样才能降低实际利率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责任编辑:DF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