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股民惊呆!股东会开完,救护车入场,这家A股内斗上演“全武行”!更有抢手机、锁喉,副董事长被打伤送医!到底发生了什么?

摘要 【股民惊呆!这家A股内斗上演“全武行” 副董事长被打伤送医】9月7日下午6点,大连圣亚临时股东大会刚刚结束,会议室内正在召开董事会,公司门口处就出现了突发状况,一人声称手机被抢。混乱局面最终导致救护车入场,磐京基金法定代表人、大连圣亚现任副董事长毛崴被担架抬上救护车。

  上市公司又发生了一些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这一次是大连圣亚

  9月7日下午6点,大连圣亚临时股东大会刚刚结束,会议室内正在召开董事会,公司门口处就出现了突发状况,一人声称手机被抢。混乱局面最终导致救护车入场,磐京基金法定代表人、大连圣亚现任副董事长毛崴被担架抬上救护车。

  大连圣亚董事在公司

  遭受暴力事件受伤缺席董事会

  9月7日晚间,大连圣亚发布公告称,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第七届二十三次董事会于2020年9月7日发出会议通知,于2020年9月7日以通讯表决方式召开。本次会议应出席董事8人,实际出席董事7人,董事毛崴先生因在公司遭受暴力事件受伤,无法出席本次会议。

  究竟发生了什么?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9月7日下午6时,历经三个小时,内斗已久的上市公司大连圣亚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结束。磐京基金及新任董事长杨子平一方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如愿罢免了国资股东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派驻的董事吴健,以及多次与国资股东和原管理层表达同向观点的独立董事梁爽。

  股东大会后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大连圣亚公司院墙内会议室里,新任董事长杨子平与磐京基金法定代表人毛崴等人正在召开董事会会议。墙外,一人高喊“有人抢劫,把我手机抢走了,锁喉(意即其被锁喉)!”随后,以大连圣亚门口的电动伸缩门为界,双方展开对峙。民警迅速上前调解,并阻止局面恶化。下午6时30分左右,120急救人员用担架将毛崴抬出,被抬出时,毛崴向围观者称自己被保安人员打伤。

  据《浙商杂志》报道,一名来自磐京方面的股东代表边跑边喊报警,他声称被人袭击,自己的手机被抢并遭对方暴力锁喉、驱赶。

  而董事长杨子平现场透露,双方冲突发生在股东大会结束以后,董事会召开之前。当时,以监事于明金为首的10余人冲入现场,以清场为名开始采取夺手机、打人等暴力行动。“两个人把我硬生生地架出来。毛崴与另一位股东代表被打伤。”戴着口罩的杨子平接受媒体采访时全程眉头紧蹙,他说,“真想不到,真想不到,来这里投资非常失望。”说完这句话,他便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后他向记者补充,对方动手之前,参加股东大会的大股东以及其他媒体记者已离开现场。

图片来自每日经济新闻

  受伤的董事毛崴

  同时也是一位私募大佬

  今年7月27日晚间,大连圣亚发布公告称,截至目前,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磐京稳赢6号、磐京稳赢3号已累计通过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增持公司股份478.1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71%。本次增持计划实施完成后,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410.1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71%。

  公告还称,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以自有资金或合法自筹资金再次增持上市公司股份。

  按照公司当时41元左右计算,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目前持有大连圣亚9.88亿元。

  实际上,早在前几年磐京基金就持有大连圣亚的股票,今年还不断在增持大连圣亚的股票,其强势的姿态跟公司管理层、大股东形成对抗。数据显示,磐京基金现位于大连圣亚第二大股东位置,磐京稳赢6号位于第三大股东,分别持股13.41%、5.25%,而第一大股东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持股为24.03%。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3日,上交所对磐京基金及其股东毛崴、股东韩淑琴就在2019年增持大连圣亚的股份中涉及在股票交易、信息披露等方面存在的违规行为予以通报批评。纪律处分决定书显示,磐京投资、毛崴、韩淑琴存在两大违法违规行为:增持公司股份达到5%未停止买入,且一致行动人披露不完整;增持计划披露不准确,信息披露前后不一致。

  另外,据证券时报报道,在大连圣亚近期的高层人事变局中,磐京基金出手增持,被外界看成是为了增加在上市公司的话语权。公司人事变局引发的风波短期内或难平息。记者获悉,大连圣亚临时职工代表大会通过了成立“公司应急工作组”的决议。“成立应急小组,是员工们不接受野蛮人接管公司,反对野蛮人破坏和干扰公司正常决策而做出的反应。”相关工作人员称。

  基金业协会备案信息也显示,磐京基金是一家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2015年5月8日在协会完成备案登记,目前公司总共有8名员工,董事长毛崴曾任浙江丰泽投资的投资经理。

  内斗的大连圣亚

  近日,大连圣亚的“内斗”呈现白热化态势。引发内战的两方,一方是以第一大股东和原管理层及职工代表组成的联合体,另一方是磐京基金董事长毛崴与中小股东杨子平组成的新董事会。双方在董事会控制权、人事斗争、印章争夺方面频频“过招”,引发市场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大连圣亚成立于1994年,2002年上市,是一家经营旅游服务业的公司。其主要产品或服务包括建设、经营水族馆、海洋探险人造景观、游乐园、海洋生物标本陈列馆、船舶模型陈列馆、餐饮、酒吧等。

  据该公司近日发布的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大连圣亚营业收入为2285.88万元,同比大幅减少了82.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5320.07万元,同比由盈利转为亏损,这使得大连圣亚的基本每股收益跌为-0.413元。

  大连圣亚所属的景点及旅游行业已披露半年报个股的平均营业收入增长率为-71.07%,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94.92%。

  9月2日晚,这家主营海洋主题文旅产业的上市公司出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大连圣亚连续发布5条立场矛盾的公告,5条公告围绕“解聘董事会秘书是否符合程序”一事针锋相对,而这5条不同立场的公告,分别代表的主体是该公司的董事会和监事会。

  事情回到7月29日,大连圣亚公司新任董事长杨子平临时召集董事会成员召开董事会会议,在2名董事拒绝出席,1名董事缺席会议的情况下,6名董事在微信群聊中一致通过了《关于解聘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议案》,解聘的对象是该公司董事会秘书丁霞。

  实际上该公司内部上演的“权力的游戏”并不止这一次,在此之前,大连圣亚多次因董事成员任命、公章是否被窃、Ekey是否被盗等事件引起众多媒体关注。甚至多次收到上交所和证监会大连监管局等部门的监管关注函。

  大连圣亚的内部争斗缘起于6月底,在6月29日召开的大连圣亚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上,大连圣亚董事会成员更换,随后通过了罢免大连圣亚董事长王双宏、副董事长刘德义的议案,杨子平成功合计占有5个董事席位,并随后当选为大连圣亚董事长。第二天,董事会又召开紧急董事会会议,决定免去总经理肖峰的职务。

  董事会的连番更换公司管理层的操作,激发了同公司原管理层、员工的矛盾。第一大股东星海湾投资管理同大连圣亚的原管理层、公司员工站在一起,同新董事会的矛盾日渐升级。

  据天眼查APP信息显示,就当前股权结构来看,大连圣亚的第一大股东为星海湾投资管理,其在公司持股24.03%;股东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合计达17.8%;杨子平持股4%,提名杨子平的股东卢立女持股1.45%,磐京基金及杨子平、卢立女合计持股23.25%,股东杨子平因其提名及自身担任董事的人数合计已过半数,其已实际控制了公司董事会。

  8月,大连圣亚旗下的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在其公众号中发布声明,谴责该公司现任董事长杨子平、公司第二大股东磐京基金的实控人毛崴“伙同不明人员强闯公司,驾车堵住公司大门”,该声明的落款为“大连圣亚全体员工”。

  该声明称,在公司报警后“杨子平、毛崴等人无视警方劝诫,仍执意滞留并伺机强闯,严重干扰公司员工正常工作及出入,场面几度失控”。

  此文章称,“6月29日之后,杨子平、毛崴等违法者对大连圣亚的侵害无所不用其极,连续违规召开多达9次董事会,把斗争贯彻为主旋律,大规模清洗董监高,数次报假警严重干扰公司正常经营秩序,威胁恐吓管理人员,严重对抗监管部门的监管工作,置公司处于重大风险境地而不顾,对公司面临的严重困难听若惘闻,视而不见。”

  声明最后写道,“大连圣亚全体员工同仇敌忾,坚决对杨子平、毛崴等违法者说‘不’。圣亚全体员工也相信,在政府和监管部门主持正义下,杨、毛等的违法行为一定不会得逞”。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责任编辑:DF078)

公司